三七中文 > 限定暧昧 > 正文 全文完结
    到达露原星的第三天上午,破军才被允许进入卧室。

    椅子上搭着一件经典款的长风衣,陆封寒正站在穿衣镜前换衣服。他之前十几年穿惯了制服,现在换成休闲的款式反倒不习惯了。

    黑色长裤,上身套一件白色衬衣,扣子没扣好,毫不吝啬地露出腹部紧致利落的肌肉线条,上面还留着一个很淡的牙印,莫名添了两分暧昧气息。

    伸手拿过皮带,陆封寒对着镜子比了比,想到什么,又转身几步站到床边:“言言帮我?”

    祈言才醒没多久,披着黑色睡袍,与冷白的皮肤对比明显。他跪坐在床边,接过陆封寒手里的皮带,等准备扣上金属扣时,他才注意到陆封寒腹肌上的印子:“我咬的?”

    陆封寒眼神戏谑:“你说呢?”

    蓦地想起与之相关联的记忆,祈言别开眼,不跟陆封寒对视。

    不知道是因为换了个环境独处还是因为氛围太好,两人昨天都有些过了,偏偏一丝一毫的记忆他全都记得清楚,现在回忆起来,呼吸都有点发紧。

    “啪嗒”一声,皮带扣合。

    手掌摸了摸祈言的脸,陆封寒俯身侧头吻上去,十分温柔。

    在祈言起床洗漱时,陆封寒打开带来的行李,找出祈言要穿的衣服,思考两秒又放回去,另挑了一套。

    昨晚一直断断续续,没怎么睡好,祈言洗完脸还有点困,配合地伸展手臂套进衣袖,又抬起下巴方便陆封寒帮他系扣子。

    直到穿好了,他才从镜子里发现:“将军,我们穿的是一样的衣服?”

    不过虽然款式材质相同,但陆封寒穿上像入鞘的利刃,显得肩宽腿长,眉眼英俊又桀骜,祈言则偏矜贵秀颀,有种水墨画似的疏淡。

    陆封寒很满意:“好看吗?”

    祈言诚实回答:“将军穿什么都很好看。”

    即使梅捷琳一直认为,就陆封寒那三百六十天天天除了制式衬衣就是训练服的垃圾衣品,能高票当选“联盟军政内部最会穿衣服的男人”这个称号,水分真的过量了,实不至名不归。

    但她也否认不了陆封寒先天资本太足,加上后期体能锻炼没间断过,导致随便穿条荧光蓝的短裤也能穿出开场模特的水准。

    作为一颗以旅游闻名的星球,露原星植被茂密、品类多样,跟勒托十足的科技感比起来,这里的人生活方式更偏向于自然闲适。

    阳光明亮,从层层树影间落在地上,大街上人很少,祈言和陆封寒下车步行,悬浮车则由破军操控着跟在一旁缓缓行驶。

    远处两三层楼的木屋掩映在绿植间,露出屋檐一角,河流自桥下穿行,平静清澈。

    两人在路边的小店里买了早餐,陆封寒尝完,挑出另一份里祈言不吃的食材后递给他:“味道还不错,可以试试。”

    吃完早饭,两个又沿着临河的商铺逛过去。第一次正经出门旅游,祈言认真挑挑选选,给叶裴、夏加尔、夏知扬和伊莉莎他们都选了小礼物,连傅教授和聂怀霆都有。

    陆封寒跟在旁边,帮忙参谋顺便当置物架,最后东西拿不下了,全堆进了悬浮车里。

    整理好后站直身,见祈言侧脸鼓起一个小包,陆封寒伸手轻轻戳了一下:“在吃什么?”

    祈言说话口齿不清:“糖,是当地特产。”

    “什么口味的,好吃吗?”

    懒得用语言描述,祈言攥着陆封寒的衣袖,凑上去接了个酸酸甜甜的深吻,又几秒退开。

    陆封寒拇指擦过嘴角,舌尖还缠着糖的滋味——很不错。

    这时,趁他没注意,祈言低着头,迅速将什么东西套在了他手腕上。

    等陆封寒抬手拉开袖口,才发现是一条草编的手环,用料粗糙,应该是刻意编得松散,对称缀着两颗蓝色的透明晶石,很别致,还有一股淡淡的植物清香。

    再看祈言的手腕,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戴上了。

    陆封寒噙着笑,眼里映着阳光:“什么时候买的?”

    “不是买的,”祈言晃了晃自己的手腕,看得出来很喜欢,“店主认出了我们,送给我们的,说这是露原星的传统,情侣都会戴在手腕上。”

    在附近闲逛了半天,两人下午才出发。

    由莱纳斯晶石组成的钴蓝色山峰离他们住的地方不算很远,天气晴朗,山顶覆着白雪,山下的湖泊澄澈如镜,钴蓝的山峰倒映在水中,仿若幻境。

    祈言拍下来后,让破军帮忙发给夏知扬他们,破军在发之前,还非常贴心地加了全景和全息模式。

    没一会儿,夏知扬的语音就发来了。

    “我在学校赶作业,你在快乐旅游,我嫉妒,我羡慕!所以,可以多拍两张照片吗?支撑我脑补自己在湖边写作业!”

    紧接着叶裴也发来语音,元气十足:“那里好漂亮!祈言你多玩几天!对了夏知扬骗你的,他才没有脑补自己在湖边写作业,而且他已经开始以看照片作为拖延写作业的理由了!”

    伊莉莎第三个发来回复:“跟陆将军一起的?玩得开心!”

    第四个是蒙德里安:“他们都没写作业,正在吵架,快打起来了。景色非常美,照片也很好看,对了,我们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餐馆,回来了可以一起去。”

    所有回复祈言都一一作了回应,关上个人终端前,他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个人终端里已经保存了这么多人的联系方式。

    很热闹。

    沿着从湖面蜿蜒而过的木桥往山下走,破军通过个人终端感慨:“我喜欢旅游!”

    祈言赞同:“我也喜欢!”

    对上祈言看过来的期待目光,陆封寒说出早已经算好的计划:“以后我每年除公休外,有至少二十天假期,只要军务不忙,都可以排出时间,公费出差也可以带家属一起。”

    破军连忙问:“我算家属吗?”

    陆封寒半点不近人情:“看你表现。”

    祈言想起:“第一军校不是聘请将军为名誉教官吗,将军以后是不是要去上课?”

    陆封寒:“到时候可以让维因和梅捷琳代我去,我带你出来玩儿。”

    远在勒托的梅捷琳没地方蹭饭,又喝腻了营养剂,只好拉着同样没饭吃的维因和龙夕云在外面餐厅里解决生存问题。

    正喝汤,突然觉得鼻子有点痒:“是不是有人在算计我?”

    维因也揉了揉鼻子。

    龙夕云端着果汁杯:“有种不好的预感。”

    沿着木桥走到山脚下,除了他们,周围已经没了游人。因为是冬天,日落的时间很早,夕阳的余晖映在蓝色晶石上,显出一种格外瑰丽的色泽。

    祈言凑近了看晶石内里的纹路,突然感觉到什么,偏头朝向陆封寒,这一瞬间恰好被对方拍了下来。

    悬浮在半空的虚拟拍照界面收拢后消失,陆封寒将照片存好后,装作无事发生,告诉祈言:“那边有一股泉水,从山峰的晶石缝隙中源源不断地溢出来,流进湖里。据说运气好的话,能从那道缝隙里听见未来的声音。”

    路不怎么平坦,陆封寒牵了祈言的手,两人一起到了泉水溢出的缝隙边。

    祈言不太清楚步骤:“是直接去听吗?”

    陆封寒也没从事过类似的活动:“应该是?我试试。”

    说着,他耳朵贴近缝隙,几秒后,像是有些惊讶,神情也越来越严肃。

    等陆封寒站直,祈言问:“将军你听见声音了吗?”

    陆封寒一本正经地点头:“听见了。”

    祈言好奇:“听见了什么?”

    陆封寒:“我听见了一百年后的声音。那时我和你依然在一起。”

    微怔后,祈言出声:“将军。”

    “嗯?”

    祈言想,在他不知道什么是爱,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爱上一个人之前,他就已经爱上他了。

    这个人是他的锚点,是他与这个世界的关联。

    而这份情感,与日俱增。

    此刻,汹涌的情绪堆积,他懊恼于语言的匮乏,无法真切描述,只好用最简单的语言告诉陆封寒:“我永远都爱你。”

    陆封寒握拢祈言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我也确定,只要我活着,每一秒都会爱你。”

    当他自血与火的灰烬中醒来,遇见了这一捧薄雪。

    ————全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