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放不下 > 正文 第74章
    就是柳英再单纯,男人这气息离得这么近,动作又这么暧昧,再配合那句生米煮成熟饭,这句来吧意思就有点明显了。柳英十分震惊,这人得多开放啊。

    她手推着成厉的肩膀,无声地拒绝着。成厉人高马大地压在她身上,借着少许的光看她,她嘴唇被吮得发红,更添妩媚。

    他开始动手动脚。

    柳英嘤嘤嘤地哭了起来:“兄弟有话好说。”

    “你有什么话想说?嗯?”成厉再次吻住了她,柳英仰着脖子躲闪,但她实在被动,最后只能瘫在他怀里。

    心里全是这个吻那个吻。

    天色本就黑了,这山脚下蚊虫很多,车门开着,又留了些许的光,吸引了不少的蚊虫。柳英的脚被蚊虫咬得起了红色的小疙瘩。她伸手抓着,显得有些狼狈,另外一只手仍然推着他的肩膀,一脸的惊乱跟慌张,也有被吻过以后带着红晕。

    她实在青涩。

    抗拒也明显。

    成厉的吻来到她脸颊,后动作稍微停住,掀起眼眸看她。

    柳英嘤嘤嘤地推着他,看起来有几分可怜。

    他又顺着她的手往下看,见她的手挠着大腿,一点儿光亮也能看到她大腿上全是红色的疙瘩...

    成厉沉默几秒。

    后从柳英的身上起来,反手翻找了下车子里的扶手箱,从里面拿出一管红色的药膏,拧开了盖子,挤了一大把出来,俯身低头,抹在她的大腿上,那带着茧子的手指有点儿粗,触碰白嫩的肌肤上,令柳英感觉有点发痒。

    气氛很安静。

    柳英躺着看他擦。

    余光下,这男人竟然有几分温柔,只是眉梢全是野性。

    柳英突然不知为何,脸红心跳了起来....

    她偏头咬着下唇,心想妈妈啊妈妈啊....我好像完蛋了....

    她的脚被咬了不少,一管药膏怎么擦都不够,都不知道该怪她的肌肤太嫩还是这里蚊虫太凶狠。

    成厉蹲着,一个地方都没放过,全给她抹上了。

    带着茧子的手指无声地抹着,柳英脸愈发地红了,红得她震惊,她的脸怎么这么烫....

    原来我也会脸红....

    大约十五分钟后,那管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药膏见底。成厉合上盖子,掀开扶手箱,扔了进去,偏头凑近柳英。

    柳英眨了眨眼,下意识地瑟缩了点。

    成厉看出她动作,勾唇道:“行了,暂时不动你。”

    有心强迫。

    最后还是心软了。

    柳英也看着他,这才意识到他是个男人,她是个女人....

    成厉起身,离开了她身上。

    此时旁边车子都开走一大半了,只剩下零散的两三辆面包车,还有成厉这辆黑色轿车。他上了驾驶位,启动车子,一秒后,倾身过来,伸手按了柳英身侧的按钮,柳英身子随着椅子起来了。

    他顺手一抓,抓过安全带,利落地扣在柳英的腰间。

    柳英:“......”

    该说点儿什么好?

    好像有点儿沉默?

    她向来是个没话喜欢找话说的人,这次舌头却打结了。

    车子启动,调转车头,往下山的路开去。跟来时不同,夜晚的山路又是另外一种感觉,沉默有时开始了,就会一路沉默下去。

    这种定律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反正柳英几番要开口,都发现发不出声音。

    车窗都开着,成厉握着方向盘,偶尔搭了手肘在窗户上,更多的也是沉默。

    柳英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了。

    因为她还在害羞....

    来时觉得路程遥远,回去兴许是沉默跟思绪作祟,竟然觉得路程很短,到达酒店地下车库后。柳英低头解了安全带,终于看了眼成厉。他指尖扯了扯衬衫领口,问道:“什么时候回海市?”

    柳英顿了两秒,心里倒蛮开心的,至少有人开口打破了沉默,她故作轻松地道:“明天,合同签了,我任务也完成了。”

    成厉听罢,点头:“嗯,撕高铁票?”

    柳英:“是啊。”

    “时间晚点告诉我,我明天送你。”说完,成厉推开车门下车。

    柳英心里啊了一声,后急忙跟着他下去,有点儿眼巴巴地看着他的背影。

    电梯里灯光通明,成厉又跟昨天那样,靠在电梯壁里,神情看着没什么情绪,眼眸垂着。柳英提着小包,站在他身侧,心里却怎么都静不下来,她不由地在心里骂成厉,他怎么能这么淡定?

    接吻呢!接吻啊!

    真的接吻了!!

    越想,她脸越红。

    最后,到了6楼,她几乎是跑出去的,一点都不懂得掩饰的脚步。

    电梯门合上。

    身后。

    传来了一声低低的笑声....

    柳英后背一僵。

    他在笑她?

    靠...........

    回到房间里,柳英踢掉了鞋子,心里跑马车似啊啊啊啊地叫了起来,后扑倒在床上,却又再次回味了那个吻。

    又过了一两个小时,她洗了澡后,在网上订了回海市的高铁票。

    订完后,她也没有矫情,直接截图给成厉。

    成厉回了她一句:“嗯,早点睡。”

    柳英心想:“不多说点儿什么吗?”

    那头,还真的没多余的话儿了。

    柳英:“......”

    这个无情的男人。

    放荡的男人。

    无节操的男人。

    这一夜,柳英睡得很熟,而且梦里全是粉色花瓣。甜得她第二天差点没起来,幸好她有定闹钟的习惯。

    洗漱换衣服,收拾行李,叫了早餐。吃完后,柳英就在房间里发送邮件,把合同再次翻看了一遍。

    到了十点多,柳英就有点紧张了。

    要回去了,他还要送她。

    心里这么想着,门就敲响了,本来就一直惦记着这事儿。柳英一下子就敏感地跳了起来,回了那门一声:“来了来了来了....”

    随后匆忙地把笔记本塞好,又稍微收拾了下头发跟衣服,才拖着行李去开门。

    成厉站在门外,手里拿着车钥匙钱包跟手机。

    “吃早餐了?”他看她一眼,问道。

    柳英点头:“吃了,你..你呢?”

    突然有点结巴怎么回事。

    成厉伸手拿过她的行李箱,“也吃了,走吧,别耽误时间。”

    柳英:“哦好的。”

    她小包跟行李箱一起,他拿过去的时候顺便把小包也一起了,此时她两手空空,跟在他身后,下到地下车库,成厉把他的东西先放在扶手箱里,回头再把柳英的行李箱塞进后车厢里,小包由柳英提着。

    两个人上了车。

    昨晚的画面又浮上了柳英的脑海里,她抿了抿唇,偷看了他几眼。

    成厉扣好安全带,拿了根烟抽,启动车子,开上大路。

    柳英心想,没话找话?

    要说点儿什么?

    哎,昨晚是怎么回事啊....

    他心里怎么想的....

    柳英自己一个人在那儿烦恼,车子却稳稳地开着。成厉一言不发,好久之后,柳英泄气了,这男人...为什么这么沉得住气?

    嘤嘤嘤。

    直到她进了站,两个人都没有为昨晚那事儿开口。成厉还送她到站口呢,听着滚动的铁轨声,柳英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中午两点半到达海市,柳英很困了,她打的回玉兰公寓,刚到门口,就看到一鹤立鸡群的中年女人穿着一袭碎花裙站在门边跟门卫聊天,柳英震惊地喊道:“妈!!!”

    钟琳转过头,看到女儿,哎呀一声,对门卫说:“我都说了我女儿住这里,我就是不记得带钥匙啊,你还不让我进去?”

    门卫被怼的一脸尴尬:“......”

    钟琳赶紧往柳英那儿跑去,接过柳英手臂上的小包:“出差去了啊?”

    柳英有点疲惫地点头:“是啊,你怎么来了?”

    到了门边,又带上钟琳的小行李袋,母女俩上了楼,上次陈妙结婚,钟琳夫妇过来这边也是住在玉兰公寓,陪同陈妙出嫁。

    钟琳叹口气道:“工厂里最近没什么事儿,让我们自己休年假,我嘛,就过来陪陪你。”

    柳英一听陪,就紧张地看了眼钟琳:“妈,你别是来盯着我找杜宿的吧?”

    “聪明啊,女儿。”钟琳拍了柳英的手臂一下,柳英生无可恋地盯着电梯门,心想我还惦记着昨晚的吻呢....

    那个热烈到要把我烧毁的吻。

    她下意识地摸出手机,看了眼微信。

    靠。

    空空如也。

    进了屋里,钟琳就老妈子范地帮柳英收拾屋子,连带停电冰箱里烂掉的东西都清出去。告示说的是今天才来电,其实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就通了,水也哗啦啦地流了。柳英拿着前两天的衣服去洗,回来坐在沙发上,享受有母亲的关怀。

    等忙得差不多,柳英也困了,她去午睡。

    下午五点半醒来,钟琳已经做好饭了,简直不要太舒服。柳英乖乖吃饭,吃完了洗碗,回头了坐在沙发上。

    钟琳就盯着她看。

    柳英心里哭唧唧,拿起手机说:“我给杜宿发微信,从今天开始我主动行吗?”

    钟琳很满意:“乖。”

    柳英点开微信,看着跟成厉那个聊天框。

    心想。

    对这个野男人来说,那个吻应该不过就是尝块果冻吧,幸好没有答应他来吧,真是的,两个人都还不是很熟呢...

    果然,社会险恶,男人也很险恶。

    虽然她没什么处/女情结,但是好歹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吧。找个男朋友才是正经事儿。

    柳英找到杜宿的微信,发了一个微笑过去,然后又发了一条询问过去:“听说你结婚了?恭喜啊....”

    很快,杜宿回了:“我什么时候结婚了?”

    柳英:“......”

    杜宿:“哪儿听来的?”

    柳英:“.....”

    mmp,成厉这个垃圾男人。

    撒谎。

    撒谎。

    两个人在微信里浅聊了几句。钟琳在一旁可盯着柳英,看她认真勾搭男人,就放心了。

    *

    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早餐都不用自己准备,家里的一切事儿都有钟琳收拾打扫。柳英第二天就上班了,交了合同,这个月她的业绩就稳定了,接下来可以偷偷懒。柳英就常陪钟琳去逛街。

    母女俩都是喜欢逛街的人儿。

    有了钟琳的照顾跟陪伴,柳英渐渐地也没再去想成厉的事儿。

    这天,母女俩又败家了,买了转季的衣服,刚转季,都很贵。母女俩都舍得花钱,一大包一大包地提着从的士里出来,走上台阶,往玉兰公寓的大门走去。

    一辆黑色悍马就开了过来,刹停在母女俩跟前,让母女俩都吓了一跳,堪堪停住了脚步。

    车门打开,成厉叼着烟,手里提着一个香奈儿的袋子下来,笑着道:“去逛街?”

    柳英乍一看到他,呆愣了两秒。

    钟琳眼睛睁大,“成厉啊?”

    她记忆力实在太好了,但凡单身的见过的男人她都能记住,在她脑海里,其实记忆最深刻的还是这个长得很野的成厉。但也因为他太野了,一直不在她女婿的考核范围内...

    “阿姨好,是我。”成厉视线在柳英脸上轻扫一眼。

    钟琳笑着点头:“好啊,你在这里见朋友?”

    看他车子停在这边,手里又提着个一看就是送礼的袋子,钟琳这般猜测。

    成厉点头,“是的,来找柳英,不知道阿姨在这里,礼物没有备多,晚点让人送来。”

    说完,他将香奈儿的袋子递给柳英。

    柳英这才回神,“给我的?”

    这可是香奈儿,名牌啊。

    “拿着。”成厉放她手里。

    柳英:“......”

    心动心动,可是他送我这个干什么?

    成厉看她犹豫,笑了声:“怎么,不敢拿?”

    “怎么不敢?”柳英被激,伸手拿走,旁边钟琳眯着眼睛,心里头跑马车,以她多年看电视剧的经验来看,送这等好东西,绝对有问题。

    钟琳微微一笑:“成厉是来找英子的啊?那上楼坐坐?”

    成厉早等这句话了,他嗯了一声:“好的,要打扰了。”

    钟琳:“不会不会....”

    邀请进门不拒绝,更有问题。

    她拽了收了礼物有点无措的柳英,低声咬牙切齿:“让成厉登记一下,请人家喝杯茶...”

    柳英回过神,脸红了红,“好。”

    然后就带成厉去登记,成厉拿起笔,填上资料。回头了把笔放回去,偏头看她一眼,那一眼意味深长。

    柳英忍不住踹了他一下。

    成厉勾唇一笑。

    钟琳在一旁看两个人这些小动作,心想完了完了完了,最不想的好像成真了。

    三个人上了楼,钟琳故意扔下他们两个人,去烧水说要泡茶。

    她一走,成厉捏着柳英的肩膀往沙发上推去,低头看她:“怎么?几天不见生疏了?”

    柳英看着他逼近的脸,有点儿委屈:“生疏?我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猜得脑壳痛。

    成厉低笑了一声:“在准备追你来着,礼物喜欢吗?本来想送玫瑰花的,可是想想,那些玫瑰花还不如你身上的洗衣液味道,于是送了这个....”

    柳英这辈子第一次听到说有人要追她,她睁大眼睛,一丝喜悦从眼眸里流露出来,没有一点掩饰。

    却也有点可爱。

    “追我啊?真..的假的?”

    成厉粗粝的手指摩/擦她柔软的嘴唇:“真的,老老实实地追你,当你家的女婿,可以吗?”

    柳英红了脸,连脖子都红了。

    妈呀有人追我,还是他追我...

    柳英假装傲娇:“哼,之前还不理我呢!”

    成厉笑着摸摸她的脸:“之前在想怎么追呢,毕竟我们不在一个城市,我每个月空一个星期来找你怎么样?”

    柳英看着他那双眼睛,还有那张野性十足的脸,心里早就不反抗了:“好...好吧,你...你加油。”

    心继续喜滋滋的,小人儿转着圈圈。

    成厉挑眉,又勾她下巴起来:“那么,现在,你把杜宿给我删了。”

    柳英不明所以,震惊:“啊?”

    “啊什么啊?别以为我不知道,最近勾搭他勾搭得可欢了吧?”成厉目光又落在她的红唇上,身子压得她更紧。

    柳英心里喜滋滋,他吃醋了。

    她笑着道:“就是随便聊聊而已....”

    “哦?是么?”

    没忍住,再次堵上她的嘴唇,辗转亲吻。柳英在他吻住她的时候,身子有一瞬间的绷紧,后慢慢地放松,手下意识地伸出来,攀在他宽阔的肩膀上,柔软的沙发提供了很好的环境,他越吻越深入。

    她喘不过气来却又带着一点儿紧张跟青涩,还有没有反抗的身子,瘫软在他怀中,也在回他这个吻。

    钟琳提着水壶出来,站在对面看着沙发上的这两个人,尤其是成厉的后脑勺,在这一瞬间,她很想把水壶浇在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身上。

    她就说嘛!!!!

    她的女儿碰见这样的男人一定是招架不住的!

    看吧!看吧!

    她简直火眼金睛,有先见之明,眼光错不了,可是也防不住唐僧要西天取经.....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你们给我悠着点。这一声长得不正常的咳嗽让柳英浑身一震,她双手狠狠地推着成厉的肩膀,成厉拧了眉,半秒后反应过来,退了开去。

    柳英偎依在他怀里,可怜兮兮地探头看着钟琳,十分无辜。

    钟琳看她女儿这样,眉梢情意绵绵,红晕布满整张脸,小鸟依人,藏不住的情动。

    整个人想暴风哭泣。

    老公,你女儿我护不住了,她被狼叼走了....

    “阿姨,我是认真的。”旁边,这只狼还在口出狂言。

    钟琳:“......”

    你滚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