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老兵新警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柳总也开张了!
    曹星河、龚志勇等人收集各类违法犯罪线索主要靠跑靠盯,赵海林主要靠去大大小小的棋牌室打麻将,耿万雨主要靠去网吧玩游戏或出入写字楼找工作……

    相比之下,柳大小姐获取情报线索的方式就轻松多了。

    她只要多参加应酬多交一些有钱的朋友,加上微信好友,点开朋友圈看看,就能发现曹星河等人绞尽脑汁也不一定能发现的线索。

    并且,她“打入”可疑团伙侦查的方式别人也学不来。

    为了听这一节关于“心灵成长”的培训课程,她毫不犹豫交了一万六千块钱,事先都没向韩老板请示汇报,今天值班的徐海斌头大了,不知道这笔费用怎么算。

    让他更头疼、更郁闷、更尴尬的是,本节课程的导师--来自东海一名牌大学的客座教授,刚讲完宇宙与人的关系,一个二十来岁的美女主持人就组织学员们开始“诉苦”。

    情感、家庭、事业……只要有不顺的地方,鼓励学员们都说出来。

    柳贝贝知道他在公司里前通过网络看这里发生的一切,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恶心他的机会,泪潸潸地说起她遇到渣男,结果因为工作不太好,被渣男抛弃的悲惨遭遇。

    她声情并茂,妆都被泪水模糊了,纸巾不知道用掉多少张。

    徐海斌听着心里别提多难受,觉得自己像个千古罪人。

    想切换到赵海林那边的信号又不太放心,因为柳大小姐此刻上课的地方在一个比较偏僻但装修非常有格调的书店里,他甚至怀疑一起上课的六七个学员可能都是托儿。

    就在他五味杂陈之时,美女主持人开口了:“柳小姐,你刚进来时我就发现你的频率和能量场不对,原来是情感上遇到了挫折。你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是加入对了,我们的初衷就是传播大爱,让每一颗受苦受难的心灵都有一个家……”

    又是在她们那儿可以得到疗愈和帮助,能开启人心灵,使心灵得到净化,身心得到成长,乃至获得财富的那一套。

    在美女主持人和几个学员的不断洗脑下,柳大小姐跟着喊了一会儿口号,人生格局和境界果然得到了很大提升!

    “柳小姐,你再感受一下,是不是浑身都充满着正能量?”

    “还真是,谢谢老师。”

    “这只是刚刚开始。”

    美女主持人嫣然一笑,侃侃而谈:“宇宙回应我们当下的状态,我们本身就与宇宙相连,构成我们的物质和构成宇宙的物质是一模一样的,我们完全可以跟那些永恒的存在有一个频率上的连接和互动,我们随时可以获得宇宙能量……”

    按照她的那一套理论,静坐冥想可以与宇宙建立联系,可以获得能量,提高自身格局和境界。

    但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的能量很少,想获得更多的宇宙能量,最好过两天去东海参加更高规格的“心灵成长”研讨会,拥有大爱的大师会亲临现场讲解。

    如果没时间参加,还可以安排一个时间飞一趟马来西亚,做一个“量子检测”,然后请大师帮着开天眼!

    关于“心灵成长”的套餐有好几个,光出国的心灵之旅就有好几种,费用在三万至八十八万不等。

    这时候,韩昕也回来了。

    徐海斌连忙让出位置,看着液晶显示器苦笑着道:“老板,你说柳总会不会脑袋一热又交钱?”

    “要相信自己的同事。”韩昕端起保温杯,拧开盖子问:“余教授呢,怎么没看见余教授。”

    “走了,讲完课就走了,她一走就进入互动环节,这会儿又开始忽悠学院买套餐。”

    “余教授的身份有没有查清楚?”

    “查清楚了,确实姓余,东海人,高中学历,不是什么教授。”

    徐海斌翻看着笔记本,补充道:“她在这个‘心灵成长’的培训体系层级应该比较高,我查询过她的出入境记录,发现疫情前她经常去东南亚。正在忽悠柳总买培训套餐的主持人对她很尊敬。”

    韩昕追问道:“她这会儿在哪儿?”

    “回酒店了,赵海林一直跟到酒店,他这会儿还在酒店大堂待命。”

    “她们涉不涉嫌违法犯罪?”

    “您回来前我咨询过法制,法制那边说如果不分层级,包括余在内的所谓导师都是员工,只是拿工资,那她们只涉嫌诈骗。要是分层级,参与诈骗的每个人都能从学员交的培训费中按比例获利,那就涉嫌传销了。”

    见韩昕若有所思,徐海斌又解释道:“这是一种以心灵控制为主的精神传销,属于传统传销的变种。其传销的本质不变,法制建议我们从层级返利等方面着手,查实相关证据。”

    这个团伙的目标客户都是有钱人,推销的都是天价课程,能想象到这个团伙诈骗乃至传销的涉案金额不会少。

    耿万雨在网吧玩了那么多天游戏,最后还是借嫌疑人酒驾的机会,才真正开了张。赵海林为协助唐支肖支他们抓蒋正飞,也陪蒋正飞打了好几天麻将。

    柳总就不一样了,看了看朋友圈,给一个有钱的闺蜜打了个电话,请闺蜜帮着介绍了下,交了一万多块钱培训费,就成功混入这个传销团伙。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轻松,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韩昕甚至暗暗打定主意,下次见着小妈,一定要看看小妈的微信朋友圈,说不准也能跟柳总一样有点收获。

    徐海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小心翼翼地问:“老板,接下来怎么办,是再盯几天,还是把线索移交给办案单位。”

    “你认为呢?”

    “还是移交吧,我们人太少,查不过来。”

    “经侦支队现在肯定忙不过来,联系崇港分局吧。”

    “是。”

    ……

    又逮着条大鱼,韩昕很高兴,立马走到开放式办公区,带上门打电话向支队长汇报。

    公事今天上午就办完了,王燕和程文明难得来一次首都,自然要来看看老领导和好闺蜜,正坐在一个四合院里跟老领导夫妇叙旧。

    她看了看来电显示,歉意地笑了笑,划开通话键接听。

    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不禁笑道:“贝贝也开张了,又是条大鱼!”

    “柳总出马,一个顶俩,哈哈哈。”

    “有没有向局领导汇报?”

    “王支,您这话问的,我是那种不尊重领导,喜欢越级汇报的人吗?再说相比其它线索,这个线索来得太容易了。柳贝贝就花了一万六千块钱,买了一节培训课程。赵海林负责在外围接应,海斌在公司负责分析研判,很快就搞清楚了情况。”

    “上一节课就花了一万多,你们也真舍得!”

    “不是我们舍得,而是柳贝贝舍得,她可能都没考虑过报销的事。不过您放心,我让海斌联系崇港分局了,这钱今天是怎么花出去的,等案子办结之后就怎么拿回来,而且要连本带利拿回来。”

    “这还差不多,以后不许再自作主张。尤其涉及到经费的事,万一走不了账、报销不掉,多麻烦!”

    “明白。”

    韩昕咧嘴一笑,随即话锋一转:“王支,还有件事,陈主任帮我们找个地方,就在中南社区服务中心二楼,想让我们搬过去。考虑到我们同时加挂特勤中队牌子,这么大事要先跟纪委那边打个招呼,就打电话问了问王晓慧。”

    王燕下意识问:“搬家的事我知道,刘主任跟我说过,王晓慧怎么说?”

    “她说要向胡主任汇报,不过听口气不太支持我们搬。”

    “你们现在的办公室离她们近,她们当然不支持。”

    “所以这事比较棘手。”

    “棘什么手,你跟别人不好开口,跟她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跟她说清楚,不搬可以,但租金她们必须帮着解决,反正不能总白用人家的房子。”

    “行,我就这么回复她。”

    “还有别的事吗?”王燕抬头看了看正笑而不语的老领导,又回头看了看不把自个儿当外人,竟在人家客厅里抽烟的程疯子。

    想到回来路上王晓慧提过的一件事,韩昕笑道:“有一件事,不过跟我们市局这边没什么关系,政委这会儿应该知道了。”

    “到底什么事?”王燕糊涂了。

    “建设局的一个副局长今天上午被留置了,据说他不但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在十八大之后多次接受管理服务对象请吃,收受管理服务对象送的高档烟酒,元旦期间还以考察为名带着家属接受管理服务对象邀请去东海玩了几天,很可能还有其它问题。”

    “线索是你们发现的,你们协助纪委调查过?”

    “跟我们中队多多少少有点关系,反正关书记很高兴,打算后天下午来我们中队调研。”

    建设局副局长那是副处级领导干部,既然对其采取了留置措施,就意味着不只是涉嫌违纪而且涉嫌违法,已经对其立案调查了!

    如果现实是特情中队提供的,那真是大功一件。

    王燕反应过来,忍俊不禁地说:“这是双喜临门,可惜协助纪委的成绩不能公布,甚至不能乱说。”

    这个线索一样是柳贝贝发现的,由于需要保密只能含糊其辞地说多多少少跟中队有点关系。

    而韩昕之所以提这些,主要考虑的是另一件事,趁热打铁地说:“王支,我是这么想的,陈主任中午说您和程支帮小耿和老赵跟局里争取了两个事业编制,队员都能解决编制,指导员不能是个临时工。

    并且柳贝贝的表现很不错,要不是她哪有现在的科瑞咨询,而且她也干出了成绩。您说能不能借这个机会,再帮她跟纪委那边争取争取,纪委一样有事业编制。”

    作为支队长,王燕只知道特情中队一半的事,只知道中队协助纪委工作过,究竟取得了多少成绩并不清楚。

    她权衡了一番,意味深长地问:“小韩,我可以帮你们争取,但你要让我心里有个底。比如以你们现在的工作成绩,我和刘政委能不能跟纪委领导开这个口?”

    中队成立以来,先是协助纪委狠刹吃喝风,天天出去听墙根儿。紧接着,又协助纪委明察暗访节假日期间各单位的值班情况。

    马上就是春节,又要协助纪委狠刹吃喝风。

    更重要是,柳贝贝提供的公职人员涉嫌违纪违法的一条线索已查实,第二监督检查室已经把案子移交给了第二审查调查室,第二审查调查室甚至已对那个王局长采取了留置措施。

    就在此时此刻,曹星河和龚志勇正在协助纪委调查驾考中心和车管所的问题。

    韩昕觉得已经做得够多了,理直气壮地说:“我们这段时间协助他们工作取得的成绩不少,我认为现在开这个口应该不算突兀。”

    “知道了,只要有机会,我和政委肯定会帮你们争取。”

    “谢谢王支。”

    “不用谢,好好干,争取再接再厉,再立新功。”

    “是!”

    王燕刚放下手机,程文明就笑问道:“韩坑那边又有线索?”

    “发现一个搞灵修的涉嫌传销,涉案金额可能还比较大。”王燕转身看向老领导,又忍不住打趣道:“就是不给你面子,不愿意来看春晚的那个坑货。”

    保养的很好但穿得很老气的“韩打击”,带着几分自嘲地说:“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那时候不一样,他们一个比一个有个性,一个比一个有想法,所以上上下下下都在变着法讨好他们,结果有时候人家还不领情,这很正常,我已经习惯了。”

    想到许多部委都进驻年轻人喜欢的网络平台,连官微发布消息的画风都不只是越来越接地气,而是越来越迎合年轻人,王燕噗嗤笑道:“连你都要讨好他们,看来我和老程也要转变观念。”

    “老程无所谓,但你是要转变观念,毕竟你手下全是年轻人。”

    韩打击微微一笑,随即放下茶杯看向程文明:“老程,你不是说那小子对建党一百周年的活动感兴趣吗,我现在也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阅兵,反正不管到时候有什么活动,我帮你争取争取,看能不能搞两张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