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成为了道医之后 > 五零四 鼻毛还在不在
    丫丫求着李郸道做了不知道多少种糕点,说没有够两三年吃,不准走。

    只因为糕点存放得久,李郸道便多做了一些,反正丫丫屯了这么多食材。

    刚刚好借着衡山丰厚的地气,青玉坛的福地造化,可以采煞炼罡。

    李郸道历经两年多,终于修成了三阴戮妖刀炁的第五行,土行煞炁。

    如此三阴戮妖刀终于大成,五行抟炼一体。

    只见那原来五种各类颜色的刀炁,按着五行相生的顺序,源源不断,生生不息,形成一个动态的循环。

    李郸道随手打去一道刀炁入石,只见金性令其裂开,水性令其腐蚀,木性令其开分离,火性令其粉碎,土性令其彻底化为一团灰。

    如此一道刀炁,五种伤害,若是打在人身上,便可将其内脏搅碎然后化为灰烬,而身体之外不见伤痕。

    而且此刀炁,凡在五行之内之物,皆可克制,聚散由心,十分好用。

    怪不得此刀炁被称为杀伐无双。

    再炼五形罡炁,此法便算神通,而非法术了,刚刚好青玉坛连接昊天元气海,李郸道给丫丫做的糕点还没完功,便又多呆了一些日子。

    等着五日之后,李郸道采炼真罡种子也成成功了,三阴戮妖刀炁便再无可进的空间了。

    丫丫见李郸道修成道法,心中羡慕:“看来我也要好好努力了,不能辜负哥哥的期待。”

    而在心湖之中,三阴戮妖刀的符文精义彻底变为一朵莲叶,为李郸道心湖莲花元神周边护卫的最大一朵莲叶。

    可为护道之法。

    一甩拂尘,便生出无数道细若牛毛的刀炁。

    “或许再叫三阴戮妖刀炁已经不妥了了,明显已经被我修成了后天五行刀炁了,不复三阴之名,虽无道家养生之妙,但也有阴阳五行之理,生阳克阴。”

    看来张献忠明显是修炼错了,还是玄天升龙道的功夫已经被我魔改了,我修炼得不对?

    “这青玉坛不愧是福地,接天连地,既然三阴戮妖刀炁都完满了,不若再将三昧真火修出来。”

    便叫丫丫替自己护法,若是身体自燃,或者体温过高,便用那得自寒炁魔王的冰雪权杖,将自己冻住。

    三昧真火,先修人火,需要将心肝肾,三火凝聚。

    李郸道修了心,肾,二脏器,但是肝器未修,如今正好一并修炼了。

    肝乃解毒之器,便藏着七魄之中的非毒一魄。

    非毒之魄掌管人体一些小毛病,比如上火长痘,舌苔白,口腔溃疡,所谓毒气积累,便是此魄作乱。

    更有什么抑郁啊,思念啊,都是此魄所起,能伤身伤神。

    李郸道便沉神于肝,内观自想,得一片森林之中行走,深林生出小道,又有毒气凝聚,化为绿水,经小道流入池塘,顺着小道,又可入一十八盘肠,不过伏矢已经被收伏了,倒没有臭味。

    李郸道知道,这些绿水便是胆汁,肝胆相照,乃是忠义兄弟,因此这个非毒,除了在肝中,还能溜到胆里。

    只见此青木林中,不时可见花妖,草精,树魅,对着李郸道作揖行礼,说道:“近来此地火光大盛,怕是有人无端生是非,故意纵火,已经损了一片林地了。”

    “我去查看。”李郸道叫他们安心,勿要惊慌。

    运出了青帝九皇门户,安插在肝两叶各地。

    以便搜寻非毒魄痕迹。

    非毒,单足,无手臂,浑身青色,但泛着红光,可以吐出毒焰。

    不过肝胆就是这么点大,李郸道很快便在一处光秃秃,被烧焦的林木中,将非毒魄找到。

    轻松降伏,融入阴神,又开始着手修复肝林,祛除火毒。

    除了降伏非毒之外,还有观想肝神。

    便折取枯枝,安置于一处空地,搭建出一处简陋的木屋,于木屋之中设立神龛。

    只见片刻之后,一个青衣童子便钻进了木屋之中,坐在神龛之中,开口道:“开君童,字道青,见过道友。”

    李郸道点点头:“还请道友坐镇此处,以待后面修炼胸中五炁。”

    “等道友功行大进,我等内景神明,也可长生久视。”那童儿开口道。

    肝主魂,主双目,李郸道这一双眼睛,本来就极为明亮,此时更是流出眼泪来,重新洗了一遍,弄出一些污秽来。

    平日不注意养眼,看了污秽的东西,便会污染灵目,叫眼光渐渐不再。

    比如之前见龙母和那茱萸菖蒲二人大战,就是污秽之极。

    此时清洗出来,正是清灵爽快,双目自衡山山巅往下远眺:“让我看看,附近还有何处,仙家府邸,交个朋友,待我开府,也好撑撑场面。”

    便见自衡山不远处,约莫五六百里,可见一仙林美景,内里清云雾岭,又有凤凰鸣叫,麒麟奔跑。

    “那是何处?”李郸道心中疑惑,就连天宫都似乎没有这样的景象。

    掐指测算一二,恍然大悟:“原来是黄石公,留侯张良的道场,张天师祖庭,张家界。”

    不知道张家界还有没有剩下的山头,那里景色不错,倒适合开府立派。

    灵目一熄灭。

    李郸道便开始修炼三昧真火的下三昧。

    下三昧,心火,肝火,肾火。

    中三昧,精火,气火,神火。

    上三昧,天火,地火,薪火。

    三三得九,说是三昧,其实是九昧。

    最难的上三昧,已经都有了火种,精气神三火,要等着三花聚顶的阳神境界才可修炼,而现在正好将下三昧火。

    李郸道自三个火种之中各取一丝意境。

    其中薪火是钻木取火所得,对应肝火。

    天火自天外所得,源自雷霆,对应的乃是心火。

    石中火乃是大地浊火,对应人体浊精,正是肾火。

    李郸道将此三种火意,存于金鼎穴,才此三气,抟炼一体。

    按照炼制九转金丹的法门,炼制三昧神火丹。

    这倒是简单,火丹入肚,便是神通种子。

    火意燃烧,李郸道眉毛都变红了。

    丫丫在一边感叹:“哥哥这是修的什么厉害神通,待会叫他也教我。”

    李郸道运功金鼎,却也有火炁掏出,在鼻孔之中泄露出来。

    丫丫感叹:“也不知道哥哥的鼻毛还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