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开局就被灭宗门 > 第十章 离山

第十章 离山

“哈哈哈,王师弟你这是在找死啊!”

陈覆没有生气,反而大笑起来,“乖乖交出东西,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王乐没有废话,而是深吸一口气,将血刀内力运转到极致,滚烫的气息在经脉中穿行,带来了强大的力量。

与此同时,他膝盖微屈,以一种决然的姿态向前冲去。

陈覆有些惊讶,这种速度可不是八品境界可以拥有的,不过他也没太在乎,只是向前探出一只手,静等攻击到来。

此刻半途中的王乐,忽然做了一个奇怪的举动,他将一只手背在身后,身子前倾,速度猛地再次提升。

血刀刀法共有三式杀招,分别是血海无涯,血浪涛涛,以及最后的血煞剔骨。

王乐此刻只有十年左右的内力,并不能将这几招威力全部发挥出来。

而这个世界武夫,从八品入七品,最重要的就是在体内生出内力种子,然后一直到五品,都处于积累阶段,拓宽经脉,充实丹田。

真要算起来的话,他这会儿也有六品中等的实力。

相比陈覆或许差了点,但并不太多。

所以当王乐右臂猛地向前,带出一抹寒光时,陈覆就有些猝不及防了。

怎么会突然出现一把刀?

他想后退变招,因为此时双方距离太近,完全没有空间施展。

但使出三个杀招中,杀伐最强的血煞剔骨后,王乐速度已经到达了一个巅峰。

完全来不及抵挡,在天剑门潜伏许久,隐藏实力多年的陈覆,被直接砍中了脖子,巨大的力道汇聚在刀身,脆弱的皮肉根本抵挡不了,便被一分为二。

堂堂六品高手,就这么憋屈的死了。

他大意了,同时王乐的刀也太快,太猛,太过诡异。

那种霎那间爆发出的速度,已经完全超越了这个境界。

不过,强大的威力,所带来副作用也很大,王乐强忍着手臂酸痛,以及内力耗尽的空虚感,蹲下身在陈覆衣服里搜索起来。

十多两银子,一块令牌,以及一本名叫十方掌的秘籍。

将东西收好,王乐继续摸尸,最后收获五十两左右的银子,兵器五把,路引三张。

通通打包好之后,他准备离开这里,向准备隐藏自己的山洞走去。

就在这是,王乐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女声。

“救救…救我!”

他停下脚步,转头便看见那个姓周的女弟子,正期盼的看着自己。

虽然脸上沾着血迹,人也有些狼狈,但并没有掩盖其清丽可爱的容貌,此时更多了几分惹人怜爱的气质。

王乐想了想,向她走了过去。

“谢…谢…”

嗤!

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不用谢。”

王乐将刀放回青铜令牌,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里。

他不可能带着一个累赘,与其让这位同门在凄惨与痛苦中死去,倒不如给她一个痛快。

这是王乐独有的温柔。

……

……

天象宗的结局,早在元稹第一次拒绝武侯时,就已经被注定。

加上北方三个大门派,江湖上已经人人自危,许多宗门还没等武侯派信使过去,就自己主动投诚了。

整个南方武林,除了几个领头势力,就只剩下一些观望的小门派还没有向朝廷俯首。

没有人认为他们可以抵挡武侯的铁蹄,一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天象宗灭亡十天后。

清晨。

庆阳府通往宣化府的官道上,一个样貌清秀,但眼神冷漠的青年,正平静的走在路上。

他背后有一个大大的包裹,因此速度并不快,若不是那双眼睛太过淡定,任谁看了都只会觉得,这是个去投奔亲戚的倒霉家伙。

此人正是从山上下来的王乐。

那几张路引作用很大,一路走来几乎没有碰到波折,同时他从关卡守卫口中得知,再向北三十里,就能到宣化府了。

不过,这一段路并不太平,经常会发生劫道的事情。

对方之所以这么好心,是因为只要花几两银子,就能雇一个人护送,从而平安到达。

王乐自然是拒绝了,在那些人不怀好意的目光中,淡定的独自上路。

路面尘土很厚,偶尔有马车行驶而过,一副急匆匆的样子。

王乐之前试过几次,想要拦下一辆,搭个顺风车,可惜人家并没有理会。

路上很平静,就在他以为关卡那几人只是夸大其词时,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动静。

只见大道右侧不远,三个身材魁梧,手持兵器的汉子,正围着个读书人,看样子应该是在抢劫。

王乐本不想管,因此自顾自的走着,但那几个劫匪却不想放过他。

“那小子,过来!”

“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别怪爷爷们不客气!”

王乐默然抬头,随即叹了口气,朝那边走去。

那三人见他如此听话,不禁纷纷露出笑容,倒是被抢的书生在大喊,“小兄弟快走,这几个贼人没安好心!”

可惜刚叫完,就挨了几下拳脚。

王乐撇了一眼,便没在理会,径直走了过去。

杀?还是不杀?

他想了想,从钱袋里掏出一枚铜钱,决定了,阴面就杀,阳面就教训一顿。

倒是三名劫匪的注意力,全部被鼓鼓囊囊的袋子吸引了,压根没注意王乐的举动。

铜钱被高高抛起,然后落在手中。

阳面!

“你们运气真好。”

王乐已经走到他们身边,嘴里感慨着说道。

“小子,把身上的银子都交出来!”

其中一人说着上前两步,伸手就要去抢钱袋子。

王乐不想浪费时间,一记手刀砍在他脖子上,将其直接击倒。

同时在另外两人没反应过来之前,给了他们一人一下。

原本三个嚣张无比的家伙,就这么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书生被惊呆了,他见王乐转身要走,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拿回自己的东西后,急匆匆跟上王乐的脚步。

“这位兄台,刚才多谢了!”

“别烦我。”

王乐看了他一眼,随即收回目光继续赶路。

书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丝毫没有顾忌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而是自顾自道:“在下姓展名鹏,也要去宣化府。说来惭愧,这次是去投奔亲戚的,我那伯父在府衙中做主簿,在下略通文字,正好某一份生计。”

听到这话,王乐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