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开局就被灭宗门 > 第十六章 投影开始

第十六章 投影开始

带着青铜面具的男人离开了,走之前还给了王乐一个无脸面具,并声称拿着这个,去乾国各大府城里,寻找一个名叫轮回的茶馆,就会有人安排他去地府。

王乐收好面具,在实力没有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前,他是不会接触那些未知势力的。恰好如今六扇门的目光已经面具人被吸引,这是最好的机会。

秦家在城南十分好找,最大最气派的宅子就是。

他们最近在招家丁,只要身世清白,并且通过考验,就能成为秦家的一员。

对于那些穷苦百姓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王乐自然不会去考什么家丁,且不说自身意愿,光是他身份就难以解决。

自从十年前乾国君主清查天下后,就很少能有黑户生存了,几乎每个府城,县城,对治下百姓都有档案记载。

一般来说,普通人去了外地,如果没有路引,几乎是寸步难行,被抓到要直接扔进大牢的。

所以王乐要想进入秦家,只能通过一些手段。而那些新招的家丁,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他先是躲在暗处观察了一阵,最后选中了一个被分配到清扫马棚的家伙。

这人刚刚通过考核,领了一套衣服后,被人带着往秦家马棚方向走。

王乐悄悄跟在后面,等到前面两人分开,便直接出现弄晕了目标。

将他身上衣服以及路引全部拿到手后,就把人扛着出了秦府,然后又给他留了将近十两银子,这才回到秦家。

正如王乐所坚持的底线,他不会,也不想对普通人出手,谈不上好坏,不过因为正是这点坚持,在面对那些江湖人的时候,他才会那么果断。

至于会不会有隐患,王乐并不怎么在乎,因为他并不会在这里待多久,只要等实力上来,六扇门什么的,只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

秦家家丁丫鬟足有百人,王乐装成一个新来的,并没有任何压力。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除了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房间里修炼,几乎和别人没有交集。

就连住在一个通铺的人,也很少注意王乐,倒是负责养马的老头子,会偶尔和他说说话。

就这样,一个月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某天夜里,王乐脑海中的青铜令牌开始闪烁,一行行小字出现在他眼前。

“时空能量吸收完成,开始准备投影…”

“投影准备中…”

“投影开始!投影开始!”

“请注意,正式投影中如果死亡,将会不可逆的灵魂损伤。”

“主线任务改为惩罚模式,根据不同难度,失败后将受到不同惩罚。”

“投影开始!”

……

……

阴暗潮湿的房间内,王乐睁开双眼。

一股浓郁的味道,让他皱起了眉头,伸手在鼻尖挥了挥,借着外面昏黄的烛光,开始打量周围环境。

这里是…监牢?

上次是山贼,这次直接成囚犯了吗?

王乐目前所在之地是一间囚室,地面扑了许多干草,但此刻已经全湿了,角落里还躺着个人,不知道是死还是活。

至于臭味来源,则是在东南方向的木桶里。

也就在这时,脑海中的文字再次出现。

“主线任务:脱离囚笼。”

“你被关在一间牢房里,如果不想办法出去,将会在三天后被斩首。”

“任务完成方可开启下一阶段,失败则回归,并永久损失百分之十灵魂。”

王乐看完任务,闭目感受了一下体内情况,四十年血刀内力还在,青铜令牌中雁翎刀也完好无损的存放着。

他心中一定,上山两步开始查看牢房的锁头。

成人手臂粗细的锁链扣住铁门,上面共有八把铁锁,如此牢固的防护,想要暴力破开有些困难。

而且,发出的动静也一定会引来狱卒关注。

王乐不清楚这世界力量如何,加上如此严密的看守,这具身体的原主想来也不是个简单货色。

所以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退了回去,找了个味道最淡的地方站定,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做。

就在这时,隔壁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喂,陈泰死了没有,死了的话分条胳膊给我!”

王乐冷冷转头,就见一个蓬头垢面,双目血红的男人,正扒在铁栏杆上,死死盯着这边。

或许是察觉到人什么,他警惕的后退了几步,“斩首者王乐,别人怕你,我可不怕,现在大家都是阶下囚,你已经没有肆意妄为的资格了!”

斩首者?

王乐收回了目光,这个男人看起来知道很多东西,但冒然去问的话,肯定会引起怀疑,因此他决定迂回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你把陈泰给我,我就告诉你!”

男人说这话时,舌头还舔了舔嘴唇。

王乐有点恶心,反手一掌拍在铁栏杆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男人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史云,我叫史云!陈泰身上这么多肉,你一个人吃不完的,等下臭了就不能吃了,与其浪费,不如便宜我!”

王乐冷冷的看着他,不说话,也没有去动尸体的意思。

史云看了一会儿,见达不到目的,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颓然的坐了回去。

“哼,你这个疯子,难怪会去刺杀王爷,这下没人保得住你!”

他嘴里哼哼唧唧的说着,很快就睡了过去。

刺杀王爷吗?

王乐心中隐隐有了些猜测,就看接下来事情怎么发展了。

如果三天后,还没有任何变化,他就直接强行越狱。

不过,转机来的比他现象中要早,在狱卒送饭过来时,王乐在那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食物里,发现了一张纸条。

“一个时辰后。”

王乐勉强认清上面的字迹,随手将纸条给撕碎,然后便静静等待起来。

不知过去多久,一个狱卒忽然靠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就在他经过王乐牢房前时,脚下忽然一个踉跄,整个人摔在了铁栏杆上。

撞击声掩盖了别的动静,狱卒揉了揉头,站起身后若无其事的走了。

王乐等他彻底离开,上前两步,从地上捡起了一串钥匙,眼中幽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