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开局就被灭宗门 > 第二十章 震动

第二十章 震动

老太监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被小看了。

本就是残缺之人的他,那种畸形的自尊心,让他生出了无数恶毒的念头。

具体表现便是,原本只出了六分力,现在则变成了十分。

老太监要在摘出王乐心脏之前,粉碎那条看起来十分刺眼的胳膊。

由于怕惹长公主不喜,他特地用了暗劲,确保骨头与血肉筋膜粉碎的同时,不破坏表皮。

但当双方真正接触时,老太监发现自己不仅错了,还错的离谱。

王乐的手臂并没有想象中脆弱,反而坚硬如钢铁,而更加让他惊骇的是,从双方接触点上,所传来的恐怖真炁。

老太监苦修几十年的阴寒能量,顿时冰消雪融,根本没有半点抗衡的余地。猝不及防之下,他的经脉直接根根寸断,从一个先天高手变成了废人。

但王乐并不想这么放过老太监,带着一丝兴奋,他欺身上前,右手举起,然后狠狠拍下。

那颗干瘪且布满皱纹的脑袋,如西瓜般爆开,各种污秽之物四处飞溅,将这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奢华房间,变成了堪比屠宰场的腥臭肮脏之地。

姬无双有些吃惊,同时也有些厌恶。

但唯独没有惊慌。

“看来我小看了你。”她语气莫名的说道。

刚刚尝试用真炁形成护罩,成功避免被淋一身的王乐,心情十分不错,“如果殿下没有阻挡我脚步的办法,那么明年的今天,就是您的忌日了。”

“你要杀我?”

姬无双用一种十分奇异的目光看着王乐,虽说并不在意自身外貌,但这还以她对男人的了解,这是一件十分稀罕的事情。

“你刚才不是要杀我吗?既然如此,我要杀你又有什么奇怪?”王乐露出看傻子的眼神。

“哈哈哈,好!那你来试试,看看究竟能不能杀死我!”

姬无双笑的花枝乱颤,上次这么高兴是什么时候了?她已经忘记了,同时对眼前这人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王乐没有继续废话,缓缓跨出一步。

唰!

霎那间,原本只剩两人的房间,忽然就多出了五个奇装异服的女人。

她们有高有矮,有胖有瘦,唯一的共同点便是,年纪都不小,起码有四十多的样子。

“如果只是她们,那么长公主你也太小看我了。”

王乐只是扫了一眼,就不感兴趣了。

因为这五人的境界,还没有老太监高,顶多就是后天巅峰。

“她们自然不可能杀了你,但却可以保证,在一刻钟之内,你碰不到我一根手指头。”

姬无双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美目一眨不眨的看着王乐,就像在看一个稀奇玩具。

“一刻钟之后呢?”

“嗯…一百把天兵驽怎么样?不行,对付你这种高手,最起码还要加一百才行。”

“看来这次我杀不了你。”

王乐在长公主府呆了这么些天,狠狠恶补了一番基础知识,其中就有关于天兵驽。

这是一种专门对付江湖高手的特质兵器,单独一件拿出来都十分恐怖,更别说眼前同时两百把。

“以后你也杀不了。”

姬无双平静道:“本宫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同时,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

身处宋国全力顶峰,她想要高手并不困难,哪怕是在江湖上拥有超人地位的先天也是如此。

但像王乐这种却不一样,姬无双十分了解老太监实力,所以她很清楚,眼前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年纪只有二十多岁的青年,究竟有多恐怖。

王乐敛去表情,变得无比冷漠,这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

“你见过匍匐在别人脚下的猛虎吗?至于以后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呢?”

丢下这番话,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不杀姬无双,是因为果子还没有成熟,而且,像这种女人,不应该这么默默无闻的死去。

所以王乐离开了,否则的话,只要愿意付出一定代价,击杀那五人并不困难,花费的时间绝不会超过五十息。

良久之后,房间里响起一阵轻笑,久久不散。

……

……

宋国京城最近被斩首者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连带着各种罪犯都活跃起来。

一时间刑部官员忙的脚不沾地,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随着一个消息传来,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事情,将注意力集中到那个最棘手的案子中来。

根据可靠情报,杀气户部侍郎之子的王乐,再一次出现了,而且没有丝毫遮掩,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在街道上。

所有人都被他这嚣张的态度惊呆了,刑部官员们只觉脸上一阵火辣辣,因为这个耳光来的实在有些大,并且猝不及防。

而作为苦主的户部侍郎,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将悬赏提升了一倍,这下不仅那些江湖人心动,就连许多退隐的老东西,都有出山的念头了。

可想而知,这比花红究竟有多丰厚。

而就在外界闹腾的沸沸扬扬时,王乐却提着一壶酒,来到了京城里最有名的一座高楼上。

除了皇城,就数这里最气派。

“阶段性任务开始,成为武林至尊的第一步。”

“不经鲜血铺成的道路,又怎能体现王座价值,杀吧,让那些敢向你挥刀的人后悔,颤抖,恐惧,然后匍匐在你脚下,唱诵你的名字,为你加冕!”

“任务奖励:三十年先天真炁,玄级刀法阿鼻道三刀。”

对于杀人王乐并没有太多感觉,但他希望将范围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比如不牵连无辜。

所以他来了这里,并且以最高调的方式出现。

相信以朝廷的处事方式,加上那些贪心之辈的窥探,接下来这个地方很快就不会有普通百姓出现了。

王乐坐在屋顶,右手杵着雁翎刀,左手则提着酒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一个出现的,并不是朝廷高手,也不是为赏金而来的江湖人,而是脚下这栋楼派出来的家伙。

“虽然阁下名声不小,但就这么一声不响的来别人家房顶,是不是不太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