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开局就被灭宗门 > 第三十二章 回归

第三十二章 回归

李家大门外一片寂静。

李凤娇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娇蛮少女,之前那样,也只是见王乐比较和气而已。

此时关系全家生死,她还分得清轻重,因此乖乖站在李峰身后,低头不知在想什么。

“阁下未免太过霸道,毕竟,那把刀自诞生开始,就已经被打上了我李家的烙印。”

李峰强忍着怒火道:“当然,要我们交出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不用说了,我最后问你一次,给还是不给。”

王乐双手放在身侧,语气没有丝毫变化,但给人的感觉却和刚才截然不同。

如果说之前是没有出鞘的刀,那么现在就是锋芒毕露。

李峰一滞,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恐惧,因为接下来的回答,将关系到已经传承十多代的李家生死存亡。

答应,还是不答应?

其实,早在王乐来到这里时,就已经没有选择了。

“我给!”

李峰忍着屈辱道。

“多谢。”

王乐点点头,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对远逊自己的人出手,因为那样不仅不会带来丝毫战斗的乐趣,反而还很无聊。

一路走来,很多情况下,都是那些人非要找死,王乐才不得已拔刀,所以他觉得,自己算是比较善良的。

最起码也是守序中立才对。

李峰动作很快,拉着不情愿的李凤娇回了宅子,再次出来时,手中就多了一把如圆月般的弯刀。

“这便是我家传宝刀残血,在阁下手中也不算明珠暗投了。”

王乐随手接过,打量了刀身一番,便点头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李凤娇眼珠子一转,忽然上前道:“都说刀魔乃是天下第一用刀高手,不知道我能不能见识一番?”

王乐停下脚步,扭头看了过来,小姑娘的脸很精致,神情却古灵精怪,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主。

“你想见识我的刀法?”

“没错,不然就这么白白把刀给你,我家也太亏了些。”

李凤娇悄声道。

其实她就是想最后试探一下,眼前这人究竟是真的,还是冒名顶替。

李峰显然也明白女儿的想法,因此并没有阻止。

在他看来,毕竟东西都给了,在这种情况下,王乐总不能还对一个女孩子下杀手吧。

而要真的是冒名顶替,李峰就得让这家伙好好尝尝李家的怒火了。

王乐想了想,将目光看向李家宅子内,最高的那栋建筑。

“好,看在刀的份上,给你们见识一下也无妨。”

说完他举起右手,平平的在身前一挥。

一道猩红的刀芒破空而去,将那坐四层高的木楼懒腰斩断,巨大的轰鸣声中,漫天烟尘被溅起。

李家内的下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了,一时间慌乱无比,四处乱窜。

王乐做完这一切后,便扭头离开。

这一次李凤娇与李峰都没有阻拦,而是神情恐惧的站在原地。

只有真正见识过,才知道差距。

刚才王乐发出刀芒时,他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意味着对方要杀人,简直易如反掌。

“这就是刀魔吗?”

李凤娇眼中神采奕奕,不知道在想什么。

倒是李峰十分庆幸,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一把刀而已,终究是身外之物,哪里比得上家人性命。

更何况,残血乃是把不祥之刃,前后几个主人都被反噬而死,就在家里除了供着,半点忙都帮不上。

如今被拿去,说不定是件好事。

另一边,离开李家的王乐,再次出现在长街,他已经不想在停留了,因为几个月下来,宋国能找得到的名刀名剑他都跑去拿了个遍。

接下来还想再弄,就得花时间和精力了。

王乐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他要回去,然后早点开始下一个投影。

轻而易举的摆脱落骦等人后,王乐随意找了个地方准备回归。

可就在这时,他身前的空气忽然开始波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王乐眉头一皱,随手挥出一刀,刀芒划破空气,好似斩中了什么东西,伴随着鲜血飞溅,一条胳膊跌落在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随着王乐确定回归,整个人同时消失在空气中。

等到落骦赶来时,只有地上那一滩血。

……

……

宣化府,秦家。

又是一天清晨,秦老倌正准备草料喂马,这活他干了几十年,动作熟练且充满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

到了马棚,里面正有一个样貌清秀的青年拿着扫帚清理粪便。

秦老倌点了点头,这孩子干活勤快,就是嘴巴笨了点,还不喜欢和人交流,如今已经被其他人孤立了。

不过看样子,影响好像并不大,这样他也放心下来。

“陈小子,今天你不是轮休吗,怎么又来干活了?”

秦老倌其实知道为什么,但如果不找个话题,对方可以一天都不说话。

“是吗?我不知道,李三让我来,我就来了。”

青年没有抬头,自顾自的做着事情。

此人正是从投影世界回来王乐,被他抢走路引的倒霉家伙名叫陈太平,不过除了秦老倌之外,别人都是用那个谁,或者喂来称呼。

经过一段时间恢复,王乐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武道中,四品巅峰的境界。

但怎么突破三品,他却没有丝毫头绪,就好像在上个投影世界里,先天之上的境界一样,被一座无形的大山给压住了。

不过王乐不急,反正有投影,加上这具身体天赋差,倒不如做点别的来消磨一下时间,等到实力够了,再去外面闯闯。

秦家就是个很稳定的地方,所以他没打算立刻离开。

秦老倌在听了王乐的话后,胡子翘了翘,有些生气的道:“那些家伙就是欺负你老实,不会去告状。”

“干活而已,无所谓的。”

王乐脸上很平静,就如他所说的那样,真的无所谓。

秦老倌气笑了,“行行行,你就干着吧,反正吃亏的又不是老头子我。”

说着他开始喂马,等到差不多了,见王乐还在埋头洒扫,便轻哼一声离开了马棚。

事情已经干完,他可以去休息了。

只不过,还没等秦老倌回到住处,就被一个小外套拦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