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开局就被灭宗门 > 第三十三章 外出

第三十三章 外出

秦老倌听到这句话,愣了半天,然后才摇头道:“你这家伙脑子里在想什么?算了算了,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王乐无所谓的点点头,和他一同朝马棚那边走去。

至于那个被刷下来的家丁,两人都没怎么在乎,秦老倌是觉得不用自己出手,有人会教训。

至于王乐,如果能被这种事情挑动怒火,那才是真的危险,因为这意味着对心性失控,堪比走火入魔。

到了住处,秦老倌不放心似得说道:“接下来一段时间,你要跟着小姐,记着表现好一些,她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下人,有什么事听着就行了,千万别自己去做主。”

“哦。”

王乐点头应声,然后便坐在一旁闭目休息。

秦老倌差点气死,“得,老头子我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被赶回来,可别说我没提点。”

秦府家丁每天辰时开始工作,戍时休息,这段时间内是不许随意乱走的。

因此两人都待在马棚。

这里味道并不好,不过影响不大。

一直到吃完午饭,王乐便跟着秦老倌直接来到大门前。

秦落星此时正坐在马车里,一起的还有画壁小丫头。

“等下小姐下来后,你要注意一些。在宣化府老爷还是有几分薄面,所以并不会有太大危险,主要提防那些不知天高地厚,妄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的家伙。”

秦老倌手脚麻利的上了马车,然后拍了身边的墩子,“你就坐这里。”

王乐沉默着坐了下来,等到马车缓缓开动,他才不经意的问道:“我又不会打架,小姐为什么只带我一个人?”

“嘿嘿,如果真需要带上护卫,小姐也不会这个时候出门,放心好了,万一真有事,我这把老骨头也能对付几个的。”

秦老倌笑着说完,便专心赶车,不再言语。

王乐感知了一下,发现这老头居然是六品修为,在江湖上也算是个小高手了。

既然不是自己暴露,那就没事了。

他将脑海中思绪排空,整个人变得宁静下来,牢牢把持着念头起伏里的那个一,直至完全隔绝对外界感知。

这是修习常春功的一个功效,打磨念头,把玩念头,直至控制自己的思绪,变得理智而又充满感性。

练武不止是修为,更要有修心,这便是王乐的修心方式,以求完全掌控思绪,究极目标是达到一念起则万法生的境界。

他不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好处,但却本能的在向那个方向前进。

不知过去了多久,随着秦老倌吁的一声,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王乐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身处某个没有门牌的木楼前,同时这里十分幽静,很少看到有路人来往。

他跟着秦老倌跳下马车,后者将秦落星扶了下来,然后两人站在原地,目送一大一小两女走进阁楼。

“这是哪儿?”

王乐抬眼问道。

秦老倌咂巴咂巴嘴,“咱们宣化府太守千金和闺中密友聚会之地。”

说完他转过头道:“小子,我看你好像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啊,咱们小姐那么漂亮,你居然连多看一眼都没有,难不成就丝毫不心动?”

“我为什么要心动?还是说,只要我喜欢,就能得到吗?”

反正闲着没事,王乐便打算和这老头聊聊,毕竟对方也算是秦府唯一能说几句话的人。

就是实力弱了些,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又不是对手。

“呸,小姐怎么可能看上你。”

秦老倌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十分震惊,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以往怕是小看眼前这家伙了。

因为人在面对事情时,有时候看似结果一样,但因为心中想法不同,其内里却相差甚远。

王乐这种理智到可怕的控制力,让秦老倌隐隐有点危险的感觉。

不过他仔细看了许久,对方压根就是个普通人,身上没有丝毫练武的痕迹。

带着这种认知,秦老倌安心下来,只把王乐当做心性过人的后辈。

“所以说,你刚才问的问题,并没有任何意义。”

王乐一边说着,目光却转向长街另一处方向。

那里走来两个青年,身上衣服都打着补丁,脚下的鞋子很脏,还破了几个洞,能看到里面满是污垢的脚趾头。

秦老倌也看了过去,一双老眼眯缝起来,他在其中一人身上,察觉到了危险。

这两人一个样貌普通,一个却生的俊逸不凡,尤其是那阴柔的气质,让他哪怕身穿麻衣,也依十分夺目。

而让秦老倌感觉不对的,正是这人。

两个青年走到近前,其中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家伙,将双手放在嘴巴前大声道:“秦姑娘,今天是我们相识第三十天,你愿意接受我的爱意了吗。”

秦老倌在一旁愣了愣,随即差点笑出来,他拉了一把王乐,两人一齐走上前去。

木楼里安静如初,不过里面肯定听到了动静,至于为何没有做出反应就不知道了。

不过秦落星让他们两人过来,显然是不想出面。

秦老倌人老成精,瞬间就明白了自家小姐的意思,因此准备直接驱赶。

他可不管另一个人有什么底细。

“小子大胆!坏了我家小姐清誉,你们担待的起吗?”

秦老倌扣住那青年的肩膀,稍微用力,便让其龇牙咧嘴,大声呼痛。

“别别别,放手,放手,我不说了还不成吗。”

他挣扎着叫到。

另一人则看了看秦老倌一眼,随即便将目光放在王乐身上,等到他注意到那块隐隐露出来的玉佩之后,淡定的神情顿时变了。

“哼,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缠着我家小姐,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秦老倌冷哼着松开手,“快滚,快滚。”

模样普通的青年捂着肩膀,“怕你了还不成吗,我们这就离开。”

他说完就要去拉同伴,却发现对方死死盯着那个年轻的家丁,目光中波涛汹涌,顿时就愣住了。

因为相识以来,对方还是第一次表现出这种露骨的情绪。

王乐也察觉到这人目光,但并没有太多情绪,只是平静的与之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