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万界竞技,开局我选张三丰 > 第五百零一章我不是帝王
    嗡!

    刹那之间,曹柘坠落在了一个高高的祭坛之上。

    祭坛上一名身材高挑,着战甲,持铜矛的女将军,正飞舞着满头的秀发,展开双臂,仿佛在迎接着曹柘的到来。

    “啊这···一来就这么迎接我的吗?”

    “还有这待遇?”

    “佛门福利这么好的吗?”曹柘心中想着。

    只是还不等曹柘仔细看清楚这女将军的容貌,他就感觉自己被撞了一下!

    随后,更多的‘火球’从天而降,齐刷刷的涌向这名站在祭坛上的女将军。

    刹那间,竟仿佛群星陨落,星河倒垂。

    而面对如此景象,女将军竟也不躲闪,反而更加主动的迎接。

    她的身体里,就藏着一个天地。

    而她将以自己的肉身,作为‘平台’,迎接那数量众多的‘灵’,在她的体内汇集。

    被身后的‘火球’撞击着,一同挤入一方漆黑的空间。

    空间内,瞬间先燃起了一把火。

    随后三道模糊的影子,在空间的最深处一闪,随后不断的上升,仿佛成为了整个空间的支撑。

    紧接着,便是一尊尊古老的帝王形象,出现在这原本漆黑,此时闪烁着火光的空间里。

    “谁,呼唤了朕!”身穿黑色龙袍的伟岸男子,手扶着太阿剑,站在空间的中端,独自闪耀了一片区域,却是第一个开口。

    一道火光冲霄而起,手持赤霄剑的帝王,目视着身披龙袍的伟岸男子,神情郑重,眼神却锐利,充斥着战意。

    “嬴政!你竟未死?”手持赤霄剑的帝王,质问道。

    “汝是何人?”身穿黑色龙袍的伟岸男子,无视了那质问他的帝王,而是看向了那更高、更远处。

    那些仅仅披着麻衣,甚至是穿着叶裙的身影,在这里却显得神圣、高大,即便只是影子,也依旧与他们,仿佛不在一个次元。

    空间内,在短暂的安宁后,颇有些混乱起来。

    这些出现在这里的‘灵’,有很多都是相熟、相识的。

    他们或为仇敌,或为父子,或为爷孙。

    无须多做推算,便不难看出,在这个空间里,此刻出现的‘灵’,竟都是华夏五千年来,一代代的帝王。

    不过,正在说话,仿佛存在‘意识’的帝王,还得从政哥那里算起。

    再往前,都只是出现了影子。

    然而尽管是影子,但他们所散发出来的威仪,拥有的力量,却已然令曹柘感到心惊。

    任何一位,曹柘都没有稳赢的把握。

    站在最前端,最高大,也最古老的那三个影子,最为模糊,却也最让曹柘觉得高深莫测。

    甚至只是看过去,都无法理解他们存在的方式与形式。

    “三皇吗?”身处这样的环境,曹柘不难做出分析与判断。

    “所以,这究竟是个什么开局?”

    “一个女将军,站在祭台上召唤,然后将古往今来的帝王全都集中在了她身体里的一处空间里···这是什么意思?”曹柘心想。

    随后,只见一名身穿明黄色龙袍,样貌年轻,显得有些跳脱的帝王,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是哪朝哪代的皇帝?”

    “你这身上穿的,是道袍吧!”

    “你不会是赵佶吧!宋朝有名的那个废物!”年轻帝王的声音没有掩饰,更没有收敛。

    所以···不远处,一名身穿红色官袍,看着有些儒雅的男子,对其怒目而视。

    只是因为不清楚这年轻帝王的底细,此地详情也不甚清楚,故而未曾呵斥,不敢造次。

    “我不是皇帝!”

    “我们那个年代,人民当家做主,没有皇帝了!”曹柘说道。

    嗯···虽然事情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万界竞技场的出现,崩溃了很多原有的东西。

    但是曹柘说的,还是没错!

    “嘁!不愿说就算了!”

    “不过,蒙古皇帝不在这里,看来···这个空间里,只承认汉人正统?”年轻皇帝说道。

    曹柘看了一圈,也没瞧见金钱鼠尾···舒坦!

    不回答这么敏感的问题,曹柘岔开话题道:“你看那边,那是你家太祖,还有成祖吧!”

    “你家太祖都快把你家成祖打崩了!你不去跟上去劝劝?”

    年轻皇帝嬉笑道:“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我这个晚辈就不插手了吧!”

    话音未落,他就感觉芒刺在背。

    一回头就对上了自家老子的目光。

    随后之前还显得潇洒自如的年轻皇帝,束手束脚的走了,避开自家老子锋利的视线。

    “所以,还是没有人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吗?”曹柘尝试着,自行突破限制,闯出这个空间,去外界看看情况。

    但···他失败了!

    这个空间看起来并不大,一眼亦能看到头。

    比起曹柘本身的肉身小世界,要狭小的多。

    但是偏偏,无论曹柘怎么‘上升’,都无法触及它的上限。

    无论怎么想要下沉,都无法进入它真正的内核。

    它更像是一种限制。

    “强敌来犯,商帝武丁战死,万象将崩,为存亡之计,商帝后好辛,贸开人王阵,以外魔之法,强引诸王之灵,还望诸王借力予我,抵挡强敌。”

    “待到外敌驱逐,江山稳固,妇愿魂飞魄散,以偿诸王!”之前接引曹柘的那个女声,再度于这个空间内响起。

    原本闹哄哄的各朝帝王们,纷纷安静下来。

    “好辛?”

    “商帝?妇好!!!”被年轻皇帝鄙视过的废物皇帝赵佶开口说道。

    虽然作为皇帝,他真的很失败。

    但是作为一个文化人,他与在场的几乎大部分皇帝相比,都占有大比分的领先优势。

    “孙子!说清楚!”赵匡义一巴掌就按在了赵佶‘瘦弱’的肩膀上,目光危险的说道。

    严格来说···赵佶算不得赵匡义的正经孙子。

    但此情此景,此时此刻,面对刚刚修理过胞弟的宋太祖,赵佶没有半点反驳的空间与余地。

    “妇好,又称后母辛,姓好,妇为亲属称谓,商王武丁之妻,祖己引的母亲。记载了她曾在商之西境大败羌人,还打败过前来侵略的鬼方的事迹,并多次受命代商王征兵,屡任军将征战沙场,前后击败了北土方、南夷国、南巴方等二十多个小国,功勋卓著。”怂包的赵佶语速加快道。

    帝王虽然都是人间至尊。

    但如果一次性的出现了太多的皇帝,又处在同一个区域内。

    那区分强弱的方式,就会回归本质。

    有武力值的,才有话语权!

    赵匡义对赵佶,不仅仅是血脉压制,也是武力上的绝对压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