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从电视剧开始的影帝之路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关于青春的回忆
    “不要,我不要,别别别!”

    一想到自己马上要被弹额头,彭于畅全身都在拒绝,拼命的往后躲。

    然而于烨怎么可能放过他呢,他等这一刻多时了。

    “哼哼哼~你跑不掉了!”何炯也在一旁发出狞笑。

    他和和于烨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默契地行动起来,一人一边按住了彭于畅拼命挥舞的双手。

    “讯姐快来,我们已经制服他了,你快点来弹!”于烨转头对周讯说道。

    听到这话,周讯有些跃跃欲试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她撩了撩袖子,脸上露出了笑容,对彭于畅说道:“愿赌服输,你待会儿可别怪我。”

    说着,周讯走到了彭昱畅面前。

    为了让周讯更好地谈额头,于烨用一只手撩开彭宇畅额头上的头发,大声说道:“讯姐,来吧!这么大一块地儿呢!”

    “别别别!”彭于畅还在挣扎,脸完全涨红了。

    他最怕的就是被人弹额头了,现在紧张到不行,连脚趾头都缩起来了。

    “没事儿,我会轻轻的。”周讯笑着说道。

    她的一只手捏了起来,做好了弹额头的姿势。

    “没事儿的,很快就过去了。”于烨也在一旁出声“安慰”。

    周讯将手指放在彭于畅面前,在彭于畅惊恐而又抗拒的眼神当中突然弹了一下。

    只听见“啪”地一声脆响,彭于畅额头上出现了一个红印子。

    “嘶…”彭于畅疼地倒吸一口凉气。

    于烨和何炯在这时候也撒开了手,任由彭于畅伸手猛搓自己的额头。

    “很疼啊?”周讯有些抱歉地看着彭于畅,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打算用力的。”

    她就是看彭于畅这么害怕,想要吓一吓他。

    其实,她刚才这一下真不算重的,然而额头这个部位毕竟是敏感区域,而且弹额头又是彭于畅最怕的东西,他一下子表现得夸张了一点。

    “没有没有。”彭于畅摆了摆手,将手从自己额头上移开,说道:“就是突然之间有点痛,现在好了。”

    “知道痛了吧?”何炯在一旁没好气地问道。

    “知道了知道了。”彭于畅猛地点头。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那么用力地抽人家小姑娘,真是不让你自己体验一下都不知道痛,你看你下手多狠呐,把人家手抽得通红的,你看着就一点不内疚?”何炯继续说教道。

    “就像讯姐弹你这一下一样,她没打算用力,但是你却觉得很痛,有时候无心之失,会给别人造成意想不到的伤害。”于烨也在一旁跟着讲道理。

    “啪啪啪!”黄垒在一旁鼓掌,称赞道:“你们两个都说得好!”

    “我错了,这游戏我以后再也不玩了。”彭于畅挠了挠头,接受了两位“老师”的教导。

    彭于畅已经认错,于烨和何炯也没有咄咄逼人,这事儿就算这么过去了。

    几人重新坐下,继续闲谈人生。

    “他们拍戏的时候玩的还挺狂野,不像我们那时候,都挺文静的,对吧?”黄垒对一旁的周讯说道。

    “你说…我们都认识多少年了?”

    听到黄垒这个问题,周讯不假思索地说道:“二十多年了。”

    “二十多年,真长啊…”听到这个漫长的时间,黄垒脸上露出了感慨的表情。

    “我们俩1999年,拍了那个《人间四月天》,那会儿坐火车去湾湾宣传。”

    “坐到一半儿的时候,都犯迷糊了,忽然听见有人喊了一声。”黄垒在回忆着他和周讯的经历。

    “跨年了。”周讯也记得很清楚,在一旁补充了一句。

    黄垒点头,继续说道:

    “旁边有人大喊了一声“新年快乐”!然后我就听到列车上广播说“这一刻千禧年,在你身边的人将和你一声纠缠不清”。”

    “听到这句话,我们俩还转过头互相看了一下。”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黄垒依旧转过头看了一眼周讯。

    两个好友间互相对视一眼,脸上都带着怀念的笑容。

    “后来想想人生还真有意思,我们确实有缘,那部戏过了没几个月我们就又合作了,拍了那个《橘子红了》。”

    “就像过了一生一样,我们俩在那个戏里面纠缠不清,那个纠葛特别复杂,而且她在那个戏里面可惨了,每天哭得眼睛都肿得跟核桃一样。”黄垒绘声绘色地描述着当时的经历。

    “我们当时每天拍戏都心情不好。”

    说着,黄垒和周讯一起默契地叹了声气。

    看到这对老友这么多年了还能够清晰地从前,于烨和其他几位听众脸上都露出了不自觉的笑容。

    “那是属于黄老师和讯姐的青春时代。”于烨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黄垒认同地点了下头,说道:“对,当时也我们俩确实也年轻,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那会儿拍戏还挺有意思的。”

    周讯也满面笑容,觉得有这样一段经历很美好。

    有些经历虽然当时很痛苦,但一过去了,回忆起来却成了趣事。

    “我觉得做演员最大的好处就是人生经历丰富,不光戏里丰富,戏外也丰富,每进一个组,遇到不同的人,都是不同的体验。”于烨有感而发地说道。

    除去之前跑龙套的经历,他这几年也正儿八经地拍了好多部戏了,感觉自己一回忆起来,也是一段不错的故事。

    “没错。”

    听到于烨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点头。

    他们这里都是演员,对于烨说的这话很有共鸣。

    “我们俩的事儿说完了,说说你们的吧,你们这几个小年轻,就没有啥要分享的吗?”黄垒忽然将话题抛到了几个年轻人身上。

    “于烨,就从你先来,你这几年戏不少啊,每年都没断过,一直都有新戏产出,应该有蛮多好聊的吧。”黄垒指着于烨说道。

    “我?可是我这里没有女主角和我一起啊?”于烨还有些谦虚。

    主要是没人和他一起唠,自己一个人说有点干巴。

    他指了指一旁的彭于畅,说道:“彭彭才刚和张婧依拍完《风犬少年》,他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

    一听到于烨把话题跑给了自己,彭于畅眼睛都瞪大了。

    “于哥…我这…”

    “不要这这那那了,我们都想听听你们在剧组除了互相抽二条,都干些嘛事儿!”于烨摆手,制止了彭于畅的推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