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空间医妃美爆了 > 第302章 忘记了自己失忆
    “夜逸白,你干嘛呀。”

    “你睡觉不安分,打扰到我了。”夜逸白面不改色地道。

    说着,起身从柜子里面重新拿了一床被子出来盖上,侧身背对着她。

    夜逸白闭上眼睛,还没睡着便听到背后传来小声啜泣的声音。

    他当即一惊,转过头去,就瞧见花颜汐闭着眼睛平躺着,泪珠子正从紧闭的眼睛里面流出来。

    她哭的隐忍,只是因为憋着,那啜泣就显得尤为揪心。

    夜逸白连忙上前连人带被子地将人抱住,一边仔细地替她擦拭着泪珠子,一边哄道:“怎么好端端地还哭起来了,乖,不哭了啊。”

    花颜汐身子动了动,作势要甩开她,可她这会手脚被缚,只能不断地用头地撞他的胸口:“你走开,不要你假好心,你不喜欢我就算了,你不想让你抱,你给我走开。”

    越是挣扎得厉害就越哭的凶,哭的夜逸白心烦意乱,直接摁着她的头一把吻住。

    花颜汐瞪大眼睛,先是吃惊,随即羞涩闭上眼睛。

    半响,夜逸白松开他,双手捧着她的脸,松了口气:“总算是不哭了,你要说什么直接说就好,别用哭这招,我受不住。”

    花颜汐抿着红肿的唇瓣,垂着眉眼,双颊绯红:“我们本来就是夫妻,夫妻之间,亲亲抱抱都是正常的,可你老是拒绝我,能怪我多想吗?”

    “没说不让你抱。”夜逸白扶额:“我把你松开,但是你保证,只能抱不能乱摸。”

    花颜汐一脸的理所应当:“我不摸你我们两个怎么生孩子啊。”

    这一句话,简直语不惊人死不休。

    夜逸白嘴角微抽,只觉得这简直就是上天对他最大的考验。

    他又不是柳下惠,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毅力才控制住自己,结果这丫头一扭头把自己说的话忘了,偏他自己还得记得清清楚楚。

    “颜颜,你现在失忆了。”夜逸白语重心长。

    “我是失忆,可我又不是小孩子,还是说你喜欢的是失忆前的我,很讨厌现在的我?”花颜汐瞪大了眼。

    “那倒不是。”夜逸白赶紧道。

    “那是为什么。”

    夜逸白道:“正因为你失忆了,你忘记了之前跟我说的话,我向你保证过,在你愿意之前,不会碰你。”

    “可我现在就愿意啊。”花颜汐急切道。

    “你现在缺少了记忆,你的想法都只是你现在的想法,你可以不用顾忌,当我得记着,所以坚决不行。”夜逸白十分有原则地道。

    开什么玩笑。

    现在是说的好听,说你愿意。

    可要是到时候恢复记忆了,还不得找我狠狠算账。

    这个爱哭的颜颜,他勉强还能哄好,正要惹怒了那位,他下跪请罪只怕都不一定管用。

    花颜汐对他这个理由不怎么满意,但一想,这也是因为他是一个重承诺的人,并非是不喜欢她,闹腾了一下也就过去了。

    上元节一过,学院里面便要正式开学,夜逸白也得入学了,不过因为担心花颜汐,他打算跟夫子请一段时间的假。

    夜逸白去学院的时候并未言明缘由,可夫子却仿佛知道了什么,直接准了他的假。

    夜逸白虽然有些诧异,但也没多问,请完假便从夫子的房里出来。

    他特意起了大早,这会花颜汐还在熟睡,他担心她醒来看不见自己会害怕,所以打算赶紧赶回去。

    碰巧,刚从夫子房里出来便碰上了几位同窗。

    “夜兄,许久不见。”几人冲他拱手。

    夜逸白随意应了声。

    几人见他要朝大门走,忙问道:“夜兄这是去哪?马上要上课了。”

    夜逸白道:“我跟夫子请了几日假期。”

    几人互相对视一眼,满是羡慕地道:“可是因为您要娶侧妃的事?”

    夜逸白是五皇子的事他们都是知道的,不过平日里夜逸白虽然冷,却也没有跟他们摆架子,所以这会才会有此一问。

    “连你们都知道了?”夜逸白蹙眉。

    他这几日满心都在花颜汐身上,倒是还真忘记了这件事。

    “可不是,你娶侧妃这件事整个京城都知道了,听说到时候会有不少的女子到场,夜兄你艳福不浅啊。”

    “夜兄,不知可否透露一下,到时候选妃的流程,如果有不错的女子,可否......"

    “不会有侧妃,你们的忙我帮不上。”夜逸白说着,径直离开,留下几人立在原地。

    “没有侧妃?难不成消息有误,不都说这件事是皇上亲自拟定的吗?”其中一人问道。

    “侧妃又不是只有一个,除了侧妃还能有妾侍,真碰到合适的,夜兄不自己留着还会留给我们?”

    “我看你们完全忽略了一个人。”其中一名学子道。

    “谁?”

    “五皇子妃啊!事情到现在,都没听五皇子妃对此有什么意见,这本身不就是一件怪事吗?”

    “你的意思是说,夜兄说的不会有侧妃,是因为五皇子妃不准他有侧妃?可这不是皇上的意思吗?”

    “你觉得,五皇子妃会同意他娶侧妃?你忘记了上次我们几个被她整的事了?”

    提到这事,众人一默。

    夜逸白刚回到府里,便瞧见翠儿一脸喜气地从花颜汐房里走出来,看着夜逸白便道:“姑爷,小姐已经好了。”

    “好了?”夜逸白蹙眉,还没从这两个字明白过来。

    翠儿见他这样连忙解释道:“小姐什么都想起来了,这会吩咐我出去办事,您进去看看吧。”

    夜逸白没说话,径直进了大门。

    房内,花颜汐端着本书正在看,瞧见他进来,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继续看书。

    夜逸白明显感觉到此刻的花颜汐与前几日有了不同,眼神也没了之前的热烈,看向他时也不会突然扑上来。

    夜逸白一时间还有些不太习惯。

    他走到花颜汐身边蹲下,拉着她的手道:“你都记起来了?”

    花颜汐皱眉看他:“我有什么东西忘了吗?”

    夜逸白道:“前几天的事,你还记得吗?”

    花颜汐道:“前几天,你是说过年的事吗?记得啊,咱们先去了皇宫,又在家里过节,前几日还去了几位皇兄府上。”

    夜逸白脱口而出:“你这几天失忆的事情你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