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丧小姐她不想丧 > 第5章 她听说过培训班价格都不低

第5章 她听说过培训班价格都不低

近,两人平时说话都不敢大声。

她注意到曹先琴又在鬼鬼祟祟地看视频。

莫茜不禁感叹她的心理素质可真好,她可不敢如此正大光明在办公室摸鱼,她只敢带薪拉屎。

她现在感觉有点无聊,想拉曹先琴聊天,开口:“你在看小黄片吗?怎么这么猥琐?”

曹先琴闻言抬头,无语地看她。

她犹豫了一下,将手机屏幕递给莫茜看。

莫茜看了一会,才知道这是一个绘画教学视频。

莫茜皱着眉头轻声问:“你看这个干什么?你要学画画?”

给她看这个干嘛,她又不学画画。

曹先琴看着她,沉思一会:“中午吃饭的时候和你说。”

这话让莫茜隐隐不安,总感觉没有什么好事。

她一上午都没什么心事工作,忐忑地迎来了中午,两人携手到公司的一家小饭馆吃饭。

“我要辞职了!”

曹先琴语出惊人。

这话砸得莫茜猝不及防,她有些懵懵地问:“为什么啊?”

她想不明白曹先琴为什么突然要辞职,明明一点征兆都没有。

难道是因为曹先琴每个月迟到扣钱扣得多了点?

“没有发展前途呗。”曹先琴舀了一口饭,含糊不清地回答她。

莫茜轻轻啊了一声,然后赞同:“这个是真的。”

她何尝不知道这份工作就是在消磨时光,偶尔会有辞职的念头,但莫茜知道自己只是想想而已。

这份工作很轻松,四舍五入下是朝九晚六,双休,虽然工资不高,但是需要做的工作也不多。

小公司的发展前景也就那样,每年老员工只加一百块的工资,可能她混几年工资水平和现在也差不多。

莫茜偶尔会想这样的生活是自己想要的吗?

她真的愿意在这样的工作中蹉跎年华吗?

答案全是否定。

这样的生活的确不是她想要的。

有时候看到营销号发一些类似“最怕一生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的文章简直心神一颤,然后反思自己,现在到底是可贵的平凡还是碌碌无为一生的开端?

但是颤过了就颤过了,莫茜依旧不温不火地继续做着这份平凡的工作,继续庸碌的人生。

她想要的人生是什么样的,她也说不上来,只能模模糊糊知道,现在的日子的确不是她想要的。

莫茜低着头,心情莫名有点低落,问曹先琴:“你打算什么时候离职啊?”

曹先琴回答:“国庆后吧,不能浪费了国庆七天假,带薪休假呢。”

最后几个字是重点。

莫茜好心提醒她:“但是离职的话是按照当月上班天数算,上多少天班,拿多少钱工资。”

“那也还是等国庆节过完再说,”曹先琴心有戚戚然,“不然放假回家要被亲戚朋友问很久。”

莫茜惆怅地说:“我们才刚转正啊,国庆节后辞职都不能享受一次完整的加工资了。”

“三个月转正嘛,”曹先琴像是打开了吐槽的话匣子:“表面上说一到三个月试用期,表现好可以提前转正,我来三个月,就没见过提前转正的。就连王晓晓都没有,我看没人配得上咱们公司的提前转正了。”

“面试的时候明明说的是三个月转正,买五险一金。哦,错了,只有五险,没有一金。结果来得比我们早的一个妹子,来五个月了,公司还没有给买。其实我也知道很多公司还没有这个条件,但是我就是觉得不爽,条件差点就差点,你别骗我啊,面试的时候人事是不是也是这样和你说的?”

莫茜重重点头,无比赞同:“对,没有提前转正,连五险一金都要给我们画饼。”

为了让老板放心,作为员工只能装作这饼很好吃了。

曹先琴上头了:“就四千的工资,要不是图方便谁稀罕啊,我同学他们都是五千起。”

莫茜抬眼轻轻说:“我工资三千五……”

曹先琴啊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多出来的五百块工资。

莫茜见她反应忍不住笑出声:“是因为你本科是211吧。”

曹先琴表面上看起来迷迷糊糊,实际上是正儿八经的高材生,211本科毕业,虽然做着同样的活,但是比自己高个五百块的工资并不稀奇。

公司内部并不允许讨论薪资,但私下里大家几乎都讨论过,也知道学历好的人工资都会高一些,莫茜并没有什么怨言,但是遗憾还是有的,她只是个普通一本,如果高考的时候再努点力考个211就好了,一样的工作每个月还能多五百块钱呢。

沉默了一会,曹先琴同她苦口婆心地道:“公司呆不久的,岗位没有发展空间,工资福利其实都没有上涨空间,没前途。”

“真的,莫茜。”

莫茜自然是知道曹先琴是一番好意。

任谁都看得出,这份工作没有一点前瞻性可言,莫茜刚进来不久就发现了。

她的工作其实很简单,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办公桌前,收集资料,整理表单,偶尔根据领导需求写稿子,再就是完成一些杂七杂八的事。

她觉得这种工作就算是换个高中毕业的都能做,莫茜有时没干活都觉得自己值不了每天一百多块钱的工资。

公司大老板在最前面板着一张脸开会的时候,她也会在下面神游,几年后自己会站在最前面呢?

莫茜实在想象不出她站在最前面瞎喷口水的样子,她现在还年轻,完全没有成为压榨年轻人的资本家的想法。

刚出社会的时候,哪个年轻人想的是成为庸庸碌碌的中年人呢?

可是同时,莫茜又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个普通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她应该就是过着平庸的一生。

可是谁会甘心平庸呢?

哪个庸庸碌碌的凡人没有想过登上凌霄宝殿?

平庸这个词就不好,精准地概括了大部分人无趣且庸俗却又不甘的一生。

“的确没前途。”莫茜低头回答曹先琴,她有点丧气地说:“可我也不知道做什么呀。”

“我觉得我什么也不会,没有什么特长,工作也没有什么方向。”

莫茜仔细盘算自己会的技能。

大学英语过了四级,但是毫无疑问是个英语废,口语和听力的分低到谷底,也就阅读能拿点分。

计算机过了二级,但是现在也就会一些基础操作。

大学学过一段时间的ps,没坚持下去,现在忘得差不多了。

还给杂志社投过稿子,虽然没有过稿,但是对方还期待她的下次投稿。

长得人模人样,但是不打扮,花瓶也扮不了。

这样认真清点了一圈,莫茜觉得自己是个废人了!

仔细想想,肯定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

唔,工作认真努力,为人诚恳好学,具有团队配合能力,上班不迟到,怎么看都是大家都有的品质,完全没有亮点。

莫茜心不在焉地搅动手中的饭菜。

食不下咽。

“算了,不说这个了。”莫茜问她:“你找到下家了吗?”

曹先琴吃完饭擦干净嘴巴,正襟危坐道:“我没找。”

“啊?”莫茜吃惊,曹先琴看起来不像是这么没有准备的人啊。

曹先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微黑的面庞都有点发红:“我报了个班。”

莫茜一头雾水,这是报了个什么班啊?

曹先琴:“是一个画画培训的班。”

莫茜:“哦,你在学画画。”

她这才想起来,上午她在看画画的视频。

曹先琴点头,一双眼睛亮亮的:“嗯,我想去学画画,我小时候就想学这个。”

她的面庞顿时因为发亮的眼睛变得夺目起来,她几乎是迫切地想要同人分享她的快乐:“我以前一直以为画画要在纸和笔上画,要用颜料,跟老师上课,这些开销挺大的,就一直没学。”

“后来我看到我们公司设计师,拿着一块板子在那里画,就问了她两句。她还不大乐意搭理我,后来我自己偷偷看了她用的板子,在网上一查才知道原来可以用数位板在电脑上画画!”

曹先琴嘴角都挂着令人快乐的笑意:“我自己就在网上买了数位板,又在b站看教程视频,跟着视频学习。”

她弯着嘴角半真半假地抱怨:“画画好难啊,学习素描透视什么的,头发都掉了好多。”

“可是我晚上上课的时候还挺开心,每天坚持画一副小画。”

莫茜肃然起敬,每天回到家里还能坚持学习,这就是传说中的自律的人生吗?

她回到家只想咸鱼躺,虽然她的工作也没怎么忙。

曹先琴说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简直停不下来:“不过网上的资料太多太杂,所以我打算报个班进行系统的学习,这样比较节省时间和精力。”

莫茜担心地问:“这个很贵吧。”

她听说过培训班价格都不低。

曹先琴点头:“很贵,可能要家里蹲一段时间。”

她又道:“我要是早点知道这些就好了,就不用走这么多弯路了。”

语气中不无惋惜。

莫茜:“是的,感觉小时候学了的话,会省很多事。”

曹先琴摇头。

“很小的时候,家里条件的确不行,我买个零食都要犹豫纠结半天,可是后来家里条件好了,能够让我学画画了。”

“我妈看我经常在本子上画画,就问我要不要学画画,还可以加分,我就很反感。”

莫茜推测:“因为你想靠自己的实力考学校?”

211的成绩加上画画的加分,曹先琴得多逆天啊。

曹先琴摇头:“不是,我排斥的不是加分,谁会嫌分多?”

“我不知道家里的情况,还一直以为家里很穷,那时候我妈问我要不要学画画,我就很生气,家里都那么穷了,还学什么东西,报什么班,所以我拒绝了。”

“我还不好直接说,我是觉得家里没钱不要浪费。怕伤他们的心,所以我说我不想学,何必浪费那个钱。”

曹先琴还是笑:“其实我想学,可是我不敢说。”

因为误会而错过的最好的时光,怎么会不可惜?

“会有一点点后悔吧,如果早点学的话,我会不会好一点,尤其是后来知道当时我妈买了很多保险,还不如给我报班学画画呢。”

曹先琴忍不住吐了一句无关的槽:“以后我有孩子了,一定会告诉他家里的真实情况,不是让他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而是让他不必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忙东忙西。”

莫茜点头赞同。

两人脚下是有点油腻的地板,桌上是两晚吃完了的卤肉饭,曹先琴微眯起大眼,在这飘着饭菜香的小饭馆,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她眼里完全没有可惜,迸发着生机勃勃的光芒,几乎照得人睁不开眼。

“不过我觉得现在去学也挺好的,我现在工作了赚钱了。”

“用自己赚的钱,去追小时候的梦。”

“没有什么比这更棒了!”

第9章努力。???能够努力是天赋

“我还画了一个你,你要看一下吗?”

莫茜实在太惊喜了,狠狠点头。

曹先琴就拿出手机,给她看了一张图,是一个简笔小女孩头像。

画面中小人眼睛亮亮的,笑出一口夸张的大白牙,卡哇伊的造型,后面翘起一小节马尾。

莫茜评价:“比我本人可爱。”

曹先琴就笑:“送给你。”

“以后我就是很厉害的插画师了,到时候一张画几千几万往上走。”

莫茜夸她:“好厉害,刚开始画就能画这么好看啊?”

莫茜不懂绘画,只看图觉得颜色明艳,画风可爱,很有观赏性。

曹先琴:“这种的是比较简单的,只有头像。”

她补充:“我以前自己随便画,也只是画个大头,脖子以下都不会,所以画个头像没问题。”

莫茜微信叮咚收到一条消息,是曹先琴发给她的图片。

她说完对莫茜露出一个笑容。

那笑容灿烂到扎眼。

莫茜将图片保存起来,问她:“你以后也能画手机游戏上的那种画吗?”

曹先琴说:“就算是画画也是有很多种类的。那个是原画,我画不来,我比较喜欢卡通可爱一点的,以后应该会走类似商业插画路线。”

莫茜不明觉厉,她觉得曹先琴现在这幅对未来侃侃而谈的样子实在是很耀眼。

她现在在莫茜眼里都不一样了,就连那微黑的面庞,在莫茜看来都透着坚忍与勤恳。

真好啊,有自己想做的事,还一直朝着梦想的方向努力。

莫茜像是感慨:“我也想辞职。”

她说:“你走了更没啥意思了。”

莫茜在公司相处的好的人不多,曹先琴是排在第一个,等她走了,莫茜就要重新找一个饭友了。

现在吃饭的伙伴基本都固定了,莫茜想,那还是一个人吧。

曹先琴说:“那你自己考虑好,最好先找好下家。”

莫茜:“嗯。”

今天一整个下午,莫茜心里装满了能量,身上有很多劲没地方使。

她有点收到鼓舞,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学习冲动,虽然她还没想好学习什么,或者说做点什么。

她甚至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嚎两嗓子就好了。

她一下子想捡起二级和ps进行学习,又想写点能挣稿费的稿子,甚至还想学点视频剪辑。

现在短视频是趋势,如果能够做视频剪辑的话,也很棒啊。

她想东想西了一下午,都没想好目前最想做的事什么。

好像有很多想做的,每一个都要花不少时间,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学习了。

等下班回去,教学视频就刷起来。

明天是星期天,刚好可以在家学习一整天!莫茜暗暗想。

下午下班的路上,莫茜接到一个电话。

是白桦的电话。

莫茜觉得有点稀奇。

她们几人之间的交流更加偏向在微信上发消息,甚至连语音消息都很少有,更别说语音通话、视频通话了。

现在一通电话打过来,莫茜还愣了一下。

后来一想白桦因为考研删了微信,只能电话联系。

莫茜接起电话:“白桦?”

对面的人慢慢吐出一口气:“是我。”

复而在电话那端轻轻叹了一口气。

莫茜顿时心都揪起来了:“怎么了?”

白桦这人,宿舍年纪最小最是阳光,高考分数是全宿舍最高,本来可以上一个更好的大学,但是志愿没填好,落到了和莫茜她们一个寝室。

高分进了一个普通专业,一般人都会有落差感,本可以进更好的学校,但是白桦却没有,她性格阳光可爱,很少会传递负面情绪。

这样叹着气的情况,大学四年期间,莫茜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白桦说:“我实在有点烦躁,不知道找谁说,所以只好和你打电话了。”

对面白桦的声音透过电流,像是缥缈的雾气。

莫茜记得白桦的声音总是洋溢着活力,就连生病时,语气也不显得虚弱。

到底是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莫茜甚至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呼吸,声音很轻:“你怎么了?”

白桦的声音有着显而易见的燥意:“今天家里来客人了,还有个小孩,刚走不久,我一整天都在带孩子,差点没把我烦死。”

原来是带孩子啊,莫茜松了一口气。

她也不喜欢带小孩,无比赞同道:“小孩子看着像小天使,自己带才知道是熊孩子。”

让她远观可爱的孩子,莫茜是乐意的,但是要让她贴身照料可爱的孩子,敬谢不敏。

白桦愤愤道:“对,那小孩就在我房间里乱翻东西,在我的复习本上乱画,把我气了个半死。”

“你知道的,我臭毛病挺多,很在意这方面,就特别讲究这种事,我的本子上每个颜色对应的重点都是不一样的,他一顿乱画甚至让我想把整个本子重新抄一遍了。”

白桦的臭毛病莫茜的确知道,更确切地说,这不止是白桦的臭毛病,莫茜也有。

每当学习的时候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臭讲究。

比如,决定学习时一定要凑个整数时间才开始,不同的重点要用不同颜色的荧光笔标记,在图书馆学习就一定要挑个好位置,不然一天的状态都不对等奇奇怪怪的毛病。

更奇怪的是,这些臭讲究只有在学习时才会发作,平时两人糙得可以短裤袜子一起洗,压根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莫茜将这种现象称之为“学习恐惧综合征”。

这边白桦还在碎碎念:“重点是,又不是自家的小孩你还不能打他,讲道理又讲不通,你把小孩摁着让他不准动,他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