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重生之腓特烈威廉三世 > 第1章 傍晚的时候夕阳将帕雷茨的伯爵城堡铺上了一层金黄sè

第1章 傍晚的时候夕阳将帕雷茨的伯爵城堡铺上了一层金黄sè

《重生之腓特烈威廉三世》全集

作者:好吧我错了名字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第一章初生

公元2013年1月1rì、夜、江苏省苏州市某工地

“老天爷,活着可真无聊啊,说好的世界末rì呢,您和玛雅人串通好了坑人是吧”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人躺在床上自言自语道。青年叫王俊义,今年二十二岁,毕业于一个三流大专,今年刚出来实习,工作是建筑施工工作。

“哎,早知道当年就不学土木施工了,学学文学也好的啊,起码有妹子啊”王俊义想到这又哀叹道

“尼玛,工资是全工地最低的2000块,住的是破旧的活动板房,还有老鼠作伴,要是能穿越的话就好了”想着想着便转过了头望向床边的电脑上。电脑屏幕还亮着,只见屏幕上某点网站里的一本架空文正在描述男猪脚和十二个妹子大被同眠的章节。

“闲着也是闲着,玩会拿破仑全战吧”王俊义想着便打开了文件夹进入了拿破仑全面战争的游戏界面,界面上有拿破仑征途及反法同盟征途两个截然不同的选项。王俊义没有丝毫犹豫点进了反法同盟征途,选择国家当然是普鲁士啦,没办法大普鲁士的铁血jīng神哪怕是几百年后依然深深的让人着迷啊。

“真替普鲁士感到可惜,腓特烈大帝那是如何威风,后人太不给力了”想着想着便点了开始游戏。突然窗外传来了一阵一阵的雷声,“尼玛,大冬天的打雷,有病啊”还没想完便失去了意识。

好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样,突然王俊义被惊醒了,他打了个寒战看向四周,只见周围一片白sè,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全部都是白sè。“不是吧,这是哪啊?好像美国科幻大片里的实验室一样”王俊义嘀咕着便爬了起来。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张大脸用着低沉的口气说道

“你不是想穿越吗?我可以帮你,哪怕是恐龙时代我也可以送你去,说吧少年,就当我做一次好人好事吧”大脸说完便用鄙视的目光望着王俊义。

王俊义听完怒道“大爷的,爷花花世界还没过够呢,我家就我一独生子,我爸妈可真么办,穿你妹啊”。

“哼,我已经选了一个很有天分的孤儿代替了你,并且篡改了他们的记忆,这样哪怕你站在你父母的面前他们也不会认识你。你到底穿不穿,不穿我就送你下地狱了,还要赶时间再去找个玩玩”大脸很不给脸的嘲讽道。

王俊义听完急道“穿,怎么不穿的啊,容我想想啊,对了,就他了"。想着好似灵光一闪对大脸献媚道”大脸你看可不可以让我穿越到腓特烈·威廉三世身上啊,就是那个普鲁士的国王,谢谢您咧”。

“可以,但是你要穿越的事情不能对任何人说起,不然身形俱灭,懂吗?”大脸听完王俊义的要求对王俊义道。说完眨了下眼,王俊义便感到天旋地转,再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个超级豪华的房间。

“这是哪儿啊”王俊义说道,结果听到的确是自己“依依呀呀”的声音。举手一看,自己的手哪里是一个成年人的手啊,变成了一个婴孩的手。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咱们DIAO丝别的不行,适应力那可是没话说”不等王俊义想完,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抱了起来,那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啊双眼好似湖水般荡漾着一层层的波浪,眉角间仿佛有说不完的愁绪高挺的鼻梁,樱桃般的小嘴仿佛上帝把他的宠爱都给了这个女人。

“我可怜的孩子,你的父亲是在是太狠心了,既然他那么绝情,我就带着你回黑森,让他痛苦一辈子”女人说着便留下了眼泪。那梨花带雨的摸样可把我们的主角心疼的够呛。只能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安慰着她。

王俊义感觉自己被抱着走了一会儿,就见对面走来一个美女,而且是大美女比抱着自己的女人更多了一丝媚意。只见那女人用手捂着嘴娇笑道“亲爱的路易丝王妃殿下,您这是要去哪儿啊?还把我们可爱的小王子带着”。

“不要你管,你这个狐狸jīng,离我们母子远一点”路易丝怒道。

“哼,王妃殿下您去哪我管不着,可是我劝您多陪陪小王子,再过两天,小王子可要被带走了”。

“你、你说什么,谁敢带走我的孩子”路易丝像是一只被激怒的母狼吼叫道。

“看来您还不知道啦,王储殿下的命令,由汉斯·冯·布伦蒙塔尔伯爵负责教导王子殿下,再过两天殿下就要启程去汉斯伯爵的封地帕雷茨了,听说那可是一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以后您可能要很久才能见王子殿下一面”说完那女人捂着嘴媚笑着走开了。

路易丝失魂落魄的抱着王俊义回到了房间,一路上侍女的问安理都没理。坐到床边哭着对王俊义道

“我可怜的孩子,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说完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王俊义想到看来他真的变成了腓特烈威廉三世,因为出于对腓特烈三世这个和拿破仑同一时代的悲剧皇帝的同情,曾经百度了一下发现腓特烈威廉三世小的时候就是被老兵汉斯·冯·布伦蒙塔尔伯爵收养在其领地帕雷茨。当时他父亲正与情妇威廉敏妮·冯·利希特瑙打的火热,对其言听计从。

“哎,从小就被自己的sè鬼父亲与狐狸jīng排挤,难怪腓特烈三世那么悲剧”,想完便对其母路易丝倍感同情。

路易丝全名弗里德里克·路易丝,是黑森伯爵的女儿。果然政治联姻不好混啊。

公元1771年7月还是婴孩的腓特烈·威廉三世被送往汉斯·冯·布伦蒙塔尔伯爵的领地帕雷茨。走的时候路易丝哭的那叫一个心碎啊,即使是小威廉(以后不叫王俊义便叫威廉了)也对路易丝产生了同情及不舍。而他的父亲是普鲁士王储殿下腓特烈·威廉二世却只是站在宫殿门前的台阶上冷漠的望着我们的小威廉。

第二章帕雷茨

帕雷茨是一个坏境优美的小镇,四周围绕着跌宕起伏的森林。总人口有三千多人。作为一个伯爵的领地帕雷茨可以说是一个宜居的地方,但是帕雷茨由于地理位置偏远可以说它的业余生活实在是不够丰富。

“参见王子殿下”当马车停在一个城堡的台阶前,我们的小威廉便被马车外的声音所惊醒。然后由陪同王子殿下来到帕雷茨的王室rǔ母德雷德子爵夫人抱着小威廉王子走出了马车,马车的外面是一个长相威武、留着一幅大胡子的壮汉带领着众多的侍从屈膝行礼。

“汉斯伯爵不用这么客气,奉陛下的旨意我将带着王子殿下在您的领地生活,打扰您了”德雷德夫人屈膝向大胡子行礼说道。

“德雷德夫人实在是太客气了,侍奉王子殿下是我们布伦蒙塔尔家族的荣幸,如果有什么要求一定会尽力满足”大胡子行了个礼后道。

小威廉知道这就是他以后的将要寄居的家庭,而那个大胡子无疑是汉斯·冯·布伦蒙塔尔伯爵。伯爵作为光荣的普鲁士军队的一员曾经参加过七年战争、巴伐利亚王位继承战争,可以说伯爵是一位英勇善战、功勋卓著的将领。

在由威廉王子的叔爷爷腓特烈大帝作为主要策划者之一发动的七年战争中普鲁士获得了西里西亚的辽阔领土,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七年战争也对整个普鲁士伤害巨大,据统计普鲁士境内几成一片焦土,1.3万住家被摧毁,上百个城镇成为废墟,数千家庭灭门,据他自己估计,18万普鲁士军人战死在战场上,50万平民死于医药和食物匮乏,占当时国家总人口的1/9。

1771年是腓特烈大帝晚年的时期,此时的普鲁士在舔食者大战留下的伤口,而对于自己的这个叔爷爷,我们的小威廉自穿越之后还一次没有见过。不是因为腓特烈大帝对我们的小威廉不够关心而是腓特烈大帝认为普鲁士的君主应该从小就开始学习dúlì、自主及战争,所以亲自指定了汉斯伯爵负责教导及训练小威廉王子殿下。

汉斯伯爵曾经是腓特烈大帝的亲卫,在七年战争中跟随腓特烈大帝屡立战功,深得腓特烈大帝的欢心,所以腓特烈大帝才放心的将霍亨索伦家族第三代的唯一男丁交给他抚养。

傍晚的时候夕阳将帕雷茨的伯爵城堡铺上了一层金黄sè,而我们的小威廉正趴在床上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王子殿下该吃饭了”只见德雷德夫人走了进来抱起小威廉将自己的上衣掀了起来,而我们的小威廉则欣喜的吸允着那一抹香甜。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只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进来“德雷德夫人,晚上伯爵大人为王子殿下召开了一个欢迎宴会,希望您能带着小王子殿下出席”。

“知道了,我会带着王子殿下准时出席,请伯爵大人放心”德雷德夫人听到后答。

门外的人听到德雷德夫人的回答后道了一声安便走开了。

“普鲁士腓特烈·威廉王子殿下到”晚上的时候,小威廉被德雷德夫人抱起走进了城堡的大厅。大厅里面原本是很喧嚣的,但是在侍从的大声宣告下很快的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人在汉斯伯爵的带领纷纷向我们的威廉王子行礼,当德雷德夫人抱着王子殿下走上主席台的时候,汉斯伯爵抬起头大声道“让我们为腓特烈·威廉王子殿下干杯”,大厅中众人不管是男还是女纷纷的举起酒杯大声道“为腓特烈·威廉王子殿下贺”说完便喝了起来。

“王子殿下这位是布雷隆领地的维特斯子爵”只见汉斯伯爵的老脸筹到小威廉的面前说道,说完便让开了。而不知我们的小威廉听懂了没,那个维特斯子爵便行了个礼不等小威廉回答便退下了,接着老汉斯便将一波一波的客人引见给我们的小威廉,小威廉实在是没有兴趣听了,就将双眼一闭神游太空去了。

转眼间我们的小威廉王子已经5岁了,在帕雷茨也生活了三年多的时间,现在是公元1775年。这一年世界各地可谓是不太平静。

中国在满清乾隆的统治下,正在与大小金川鏖战。而后世世界霸主的美国在1775年四月莱克星顿的枪声拉开了美国dúlì战争的序幕。而此时的欧洲因为七年战争各国之间并没有解决矛盾,所以都在养jīng蓄锐,可以预见的是欧洲大陆的再次动荡为期不远。

“威廉你在想什么啦”一个有点幼稚的声音将我们的威廉从回忆中拉了出来,说话的是汉斯伯爵的儿子卡洛·冯·布伦蒙塔尔。卡洛比威廉大一岁,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跟在威廉后面,而小威廉也乐得有个人陪他胡闹,所以小卡洛可以说完全是被威廉带坏了。

“威廉,昨天我们去拔玫瑰的事情,我可没有和我父亲说,你要相信我”小卡洛低着头委屈的说道。原来昨天的时候小威廉带着卡洛在花园里闲逛。走着走着踩到了一束玫瑰,玫瑰虽然美丽可是也是有刺的啊,而我们的小威廉穿着一双软底鞋,细皮嫩肉的脚底板被扎了一下,虽说没有出血但是也气人不是,于是小威廉便忽悠卡洛将玫瑰全部拔了。那可是占据了花园四分之一面积的玫瑰,卡洛也是个实心眼的,听见小威廉这么说便动起了手,结果还没等他拔完,汉斯伯爵便带着伯爵夫人出现在了花园。伯爵夫人一见心爱的玫瑰花被自己的混蛋儿子拔了一小半当场就发飙了,命令仆人将小卡洛带回房间又让汉斯伯爵去拿马鞭。可怜的小卡洛啊,威廉回到房间后听了卡洛整整一个小时的惨叫声。

“卡洛同志,你要明白,这可是为了大家好啊。你想,扎到我我是无所谓,但是万一扎到你妹妹了,那可怎么办对吧。所以说作为一个兄长凡事要为妹妹先考虑对吧”小威廉振振有词的说道。卡洛的妹妹叫杜丽只比威廉小几个月,杜丽经常跟着威廉和卡洛玩,只是杜丽的身体不太好,这几天被伯爵夫人送到慕尼黑去治疗了。

“这倒也是,玩意扎到妹妹可就不好了”实心眼的卡洛听完开心的笑了起来,哎,可怜的孩子啊,他也不想想除了威廉还有谁走路偏偏要走在花圃上的啊。

第三章杜丽

“怎么还没到啊,说好了上午到的,可现在都中午了”卡洛坐在城堡门前的雕像上一边向远处张望着一边大声叫道。而我们的小威廉则端着咖啡杯坐在雕像边的藤椅上悠然的喝着咖啡,当他听到卡洛的抱怨声摇着头道

“卡洛,你一大早就跑到我的房间把我拉了起来,说杜丽回来了,可现在都中午了,你存心的是不是还有你最好快下来,要是你父亲看到你坐在你曾祖的雕像上,你的屁股绝对会被打成碎肉”。

“我这不是为了看的更远点吗,再说了难道你不想早点见到杜丽”卡洛听到威廉的话后一边讪讪的笑道一边麻利的从雕像上爬了下来。

“你的父亲要是知道你为了这么个荒诞的原因爬到雕像上去,绝对会让你yù仙yù死”威廉嘲笑的说道。卡洛的曾祖可以说是布伦蒙塔尔家族的奠基着,正是因为他的英勇奋战从而让布伦蒙塔尔家族获得了一个伯爵爵位和帕雷茨这块封地。

“威廉,我们可是好朋友,你可不能出卖我啊,要不然我就和杜丽说你不喜欢她,讨厌她”卡洛仿佛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大声说道。

“呦,卡洛,有进步啊,现在都知道威胁我啦,看来我要和杜丽好好聊一聊关于她去年的那个洋娃娃是怎么被某人踩烂的事情了”威廉镇定的回了卡洛一句。

杜丽可以说是小威廉与小卡洛的克星,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再加上汉斯伯爵特别宠爱这一个小女儿而杜丽面对长辈的时候又特别的乖巧,所以伯爵领地的每一个人都很喜欢她。当然面对威廉与卡洛的时候可就不怎么乖巧了,对待卡洛仿佛是女王一样,经常想些坏点子整卡洛,有一次将卡洛侍女的内衣藏在卡洛的被窝里惹的老汉斯雷霆大怒将卡洛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偏偏时候杜丽事后又安慰卡洛说在她自己的房间看到一件内衣,以为是卡洛侍女的便扔到了卡洛的床上,还眼泪巴巴的祈求卡洛原谅,而卡洛又非常的疼爱自己的妹妹,所以很大度的原谅了杜丽。而对于我们的小威廉来说最受不了的就是杜丽好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的跟着自己,不管看到什么都要向威廉问这是干什么的啊、这是为什么啊,当威廉不理她的时候,杜丽就眼巴巴的看着威廉,然后那泪水仿佛cháo汐般说来就来了。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好男人、好**丝,威廉当然不能对一个小萝莉的眼泪免疫啦。所以可以说卡洛和威廉被杜丽吃的死死的,偏偏又没有什么火气。

正在威廉回想与杜丽相处的时候,卡洛跳了起来叫道“回来了”。

只见一辆两匹汉诺威温血马拉动的一辆高大马车驶了进来,没等马车挺稳,马车左边的门便被拉开了,只见杜丽的小脑袋伸了出来朝威廉他们大声叫了起来

“威廉哥哥、卡洛哥哥我回来了”说完就挥起了手

卡洛一见到杜丽挥手便迎着马车跑了过去喊道

“快把门关起来,小心别掉下来”

“没有事啦,我拉着车门呢”

当马车一停稳,杜丽便急急忙忙的下了马车一提公主裙的裙边便朝威廉跑了过来道

“威廉哥哥,想没想我啊”

小威廉站起身说道

“不想谁,也不能不想你啊,我们的小公主”说完便拉着杜丽的手行了一个吻手礼,而杜丽被威廉的举动弄的扭捏了起来反问道

“真的吗?”

“比黄金还要真”威廉眼睛眨都不用眨的便说出了一句让人蛋疼的话,但是杜丽小姑娘好像很受用似的拉着威廉的手也不说话只是双颊仿佛染上了一层粉红sè。

“杜丽,我也很想你啊,快给你卡洛哥哥看看是不是漂亮很多”站在一边的卡洛很没有眼sè的插了句话。

“哼,懒的理你,威廉哥哥我还没吃饭呢,是不是先吃饭啊”不等威廉说话杜丽就将威廉拖着向城堡走去,而我们的卡洛则直接被华丽丽的无视了。

“这叫什么事情吗,自己的亲哥哥还不如认的哥哥”卡洛嘀咕了一句,说完便追着威廉的身后跑了过去。

“威廉哥哥,我在慕尼黑看到好多的人呢,有些人长的好奇怪奥,还有好多的衣服我见都没见过呢”小姑娘一到餐厅坐到威廉的边上就开始唠叨她在慕尼黑的见闻。

“好啦杜丽,先吃饭,吃完再说”早已坐在餐厅的老汉斯咳嗽了一声说道,说完便等大家都坐下后吩咐侍女上菜。

下午、老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