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清风欲孽 > 第1章 自己在这个时代不管要呆多久

第1章 自己在这个时代不管要呆多久

《清风欲孽》全集

作者:皇甫蓝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1)

“完了……这是什么地方?”赵佳欣咬牙切齿地看着四周。

赵佳妍缩在姐姐身后,被冷风吹得簌簌发抖。

黑魆魆的石板街道,冰冷的夜风挟着微微的呼啸声,一点点的月色照在脚前,勉强能看清三步之内的动静,再远处就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走——”佳欣拽上妹妹,往前试探着走去。

在这之前,她已经狠狠掐过一下大腿,证明了这里不是任何人的愚蠢梦境。

——五分钟以前,赵家姐妹,正在自己一室一厅的小公寓里面舒舒服服温温暖暖地看小说吃冰淇淋斗嘴。

“姐,这里还是上海吗?”

“不知道!”

“我们是被外星人抓了,还是产生了幻觉?”

“……”赵佳欣没有回答,因为她们已经从石板街中央移动到了街边。借着那点点可怜的月色,赵佳欣看见墙上贴着一张纸。

奇怪的感觉……

在墙上贴纸有什么可奇怪的?

以前自己家养的小狗走失,不是也贴过寻物启示么?

但是……

这张不是她们平时见的纸!

有三张A4那么大。

柔软,泛黄,边角有点破落。

赵佳欣凑近,看见了上面的字迹。

果然和她想得差不多,是竖排的,毛笔字。

勉强辨认完。赵佳欣一屁股坐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怎么了?怎么了姐?”佳妍急地摇着她大叫。

“别吵!”赵佳欣劈手给了自己妹妹一个耳光,然后狠狠地骂了一句脏话:“他妈的,我叫你爱看那些清宫穿越文!”

出现在这个诡异的地方之前,姐妹两个正在拌嘴,佳妍不停向姐姐推荐某本红极一时的清宫穿越小说,佳欣拿过来一翻立刻扔掉。“这种自恋描写加三流文笔,垃圾。”

“可是里面的十三好帅……”

“帅吗?”佳欣扔过去一本厚厚的精装书。“这里面才帅。”

“这是虾米……祸起萧墙?”

“还有这个,九王夺嫡。这可比电视剧好看多了。记得不要去网上看,网上的评书白话简略版,是垃圾中的垃圾!”

“干嘛打我啊!”佳妍委屈地快要哭出来。“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好冷,好怕啊。”

“我还好冷,好怕呢。”佳欣叹了一口气,拉过妹妹,抚了抚她的脸庞。先前是气急失措,事实上自从父母双双离世后,她从来也没有打过这个柔弱天真的小妹妹一下半下的。

“佳妍,我们穿越了。”佳欣一字一句清晰地说出来。

佳妍浑身一抖。

“那是一张缉捕江洋大盗的告示。落款是康熙四十一年,保定县衙。我们不在上海,我们在北京郊区。”赵佳欣摊摊手,“倒也好,我本来就指望你明年考北大,现在提前来适应下环境。要是能回去的话……”她吸了一口气。“佳妍,那些穿越文里面,有最后能回去的吗?”

佳妍张大了嘴愣愣地还没反应过来。“……回去?……好像……没看到过……”

赵佳欣有点绝望地闭上眼睛。“算了,就当是……一场大梦吧。”

她不是那些天真少女,对这种穿越的莫名遭遇甘之如饴。

在陌生的时代,年轻的少女,要生存下去,何其困难!

赵佳欣看看自己和妹妹身上的家居服,棉质长袖长裤,自己的是蓝色,妹妹的是粉红色,貌似还看得过去。两个都是长发,佳妍是长碎发,留了时兴的不规则斜刘海……找个机会剪剪整齐就好。自己呢?佳欣又一次不得不叹气。全染的深褐色,加上挑染的金褐色,最下面的发尾还有点点卷……好在天黑,不算太惹人注目。鞋子……两双拖鞋。

“姐,我肚子疼,我想上洗手间……”

“洗手间?”佳欣苦笑。“找找看有没有茅坑吧。”

忽然,一阵响动。

“什么人,深夜在此逗留?”

一小队巡夜的官兵提着灯笼而来,赵佳欣紧张地将妹妹护卫到自己身后。

幸好,口音上没有任何问题。

官兵行至面前,几名大汉,身量不高,看起来十分粗鲁。

“是谁家的逃奴吧?衣衫不整的。老大,咋办?”一个兵丁伸手过来捏了几把佳欣的脸蛋。

赵佳欣脑筋飞快转动,紧紧抓着妹妹的手,示意她不要动,也不要开口。

领头的大汉衣服颇似古装剧中的捕快。他大手一挥道,“带回去,看看是不是雏儿。不是的话我们弟兄就现开销了她们。要是的话,就卖给绣景楼,记得跟她们开价每个至少五十两,少了不卖。”

“不卖的话,还是咱弟兄自个儿留着玩吧?”先前说话的兵丁目光猥琐。

“猪瓜!绣景楼不要,就卖给迎春阁!卖来银子,一人分十两,有你们哥儿几个玩的!”

赵佳欣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冷静了下来。

数数面前的兵丁,一共五个人。

“每个分十两,剩下的五十两全归你么?”她淡淡地挑了挑眉毛。

“……嗯?”领头的一愣,语气放客气起来。“你们两个是什么人?为何深夜在此?”

赵佳欣飞速地思考着。是说自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落难的民女?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身份呢?这群人穿着官兵服色,说话做事,却和土匪无异。什么样的身份,可以保护自己姐妹周全,又不至于被揭穿呢?

如果被带回去……佳妍是处女,会被卖到那个估计是妓院的绣景楼。自己早和前任男友发生过关系,免不了会遭受到可怕的强暴甚至轮暴的待遇……必须得想个好办法,必须。

“WearefromBritish.”赵佳欣缓缓地说了一句英文。

佳妍躲在身后,不由得惊咦了一声。

兵丁们则茫然地看着两人。

“Sister,translatemywordsforthesegentlemen.”佳欣站起来,把佳妍也拖起来,狠狠捏一下妹妹的手。

佳妍有点明白过来,抖抖缩缩地开口。“各位……各位绅士,”她有点困惑地措辞,“我姐姐说,我们来自于英国……就是英吉利国,又叫不列颠国。”

好歹学过历史,虽然确不准这个时候是叫英吉利还是不列颠,那就一起说出来好了。

“……洋妞?”

“放屁!”领头的破口大骂,“欺老子没见过洋人?都是红眉毛绿眼睛的!就你们两个小丫头?两个字,不像!”

赵佳欣冷哼一声。“我们的爹娘乃是康熙十八年赴华的英吉利使臣吉尔逊,与当时康熙爷御赏给先父的宫人赵氏。我们姐妹两自小生活在不列颠群岛,汉话洋话皆通,乃是英吉利女王座前女官。三个月前先父临终遗命我两回大清,拜会外祖氏族,学习华夏文化,濡染天朝雄威……谁知初初在广州上岸,便被贼人所绑,昏迷了不知道多少时日,醒来就发现身在此地。”她幽幽一叹,“Whyeverybodywehaveevermetinthegreatcountryissoungraceful?”

佳妍这次机灵了,立即接上,“我姐姐说,为何我们在这个伟大的国家遇到的所有人,都那么卑劣粗鲁呢?”

几个兵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退后半步。“两位受惊了。我等隶属保定县衙,请两位随我们回去拜见太尊……就是我们县老爷大人,由他做主安顿二位。或呈报朝廷,或赠与盘资,二位总是不用担心的。”领头人赔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么容易就蒙混过去?

赵佳欣默默回味了一下这个时代的人的说话用词习惯——看来比二月河书里的要简单些,没那么多北方味道的俗话俚语。也可能是现在遇见的人还不够多……总之走一步算一步吧,先保住人身安全,再图谋回去的法子。

可是……赵佳欣狠狠地皱起眉头,好看的脸庞上投下一丝阴影——康熙十八年真的有英国使者来中国吗?就算有,也不会真的就姓吉尔逊吧?……早知道刚才该用英文诌一个模糊的名字的,唉。

总之,想办法逃命就好。

“姐姐啊……”走在一群士兵中间,佳妍轻轻扯一下佳欣。“嗯……”她看看前后,也换了半调子英文。“Everygirlcomingherewillmeetaprince…ormanyprinces.”(每个来这里的女孩都会遇见个皇子阿哥虾米的……要不就是一堆皇子阿哥们。)

“So,wemustleavefar-far-farawayfromthepalace!”赵佳欣斩钉截铁地说。(所以,我们一定离皇宫远远远远远远的!)

她有自己的男朋友,有刚刚花了三万块积蓄新装修的小房子,有刚刚开始的事业,有她真正的生活!

她才不要在这种只有茅坑没有抽水马桶的地方,落地生根!

(2)

好不容易走了半天的路,才走到那个保定县衙。

赵佳欣想,难怪在这个没有公交车的社会里,富人和穷人根本算是两种不同的生物。富人可以坐轿子马车,穷人再远的路也得靠脚走来走去。

并且,穷人似乎还担任了电话的作用——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什么人,都得靠人传信。叹了口气,以前胡思乱想的时候就设想过,古代人的生活里,大部分时间一定是耗费在无尽的等待当中,要么闭门不出小地方转转,要么就必须得依靠巧合来发展一切情节。

并且,最要命的是,赵佳欣抬头看看那轮月亮的位置——她猜现在不会超过十二点,如果放在平时,不过是她结束了一天的活动,回到家里打开电脑开始上网的时间,至少泡上两个小时才会去睡觉。显然,在没有电的时代,这个点儿已经属于深深深夜。以前怎么说的来着?皇帝上朝是早晨6点,所以一般大臣起床是早晨4点。看来要好好倒下时差了。

自己在这个时代不管要呆多久,赖以谋生的手段是什么?

英文,已经用上了。

对历史的熟悉?赵佳欣苦笑着,回头看了看妹妹,暗自提醒自己,方便说话的时候,务必务必要提醒她,真实的历史,绝对于小说电视剧不同。如果误把梦境当实境,错把豺狼当天堂的话,那一定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还有什么?科技?女生对理科一窍不通。发明胸罩推广给贵族妇女?好主意,如果日子过的闲适的话不妨一试——日子会过得闲适么?

显然不会。

走在前头开路的兵丁一声惊叫。

县衙门口的风灯幽幽暗暗,带了诡异的颜色。

赵佳欣赶到门口的时候,不由得和一众兵丁一齐目瞪口呆地愣住。

——满地的死人。

肚肠,血迹,污糟糟地摊开来。

兵丁往里面冲。

然后出来凌乱地喊。

貌似整个县衙前办公后居住的,连职员带县太爷家人,全部被杀光了。这个保定县,现在只剩下了这对巡哨未归的五人小组,侥幸留下了性命。

赵佳妍开始干呕。

血流漫过姐妹两的拖鞋。

十月的天,竟然令人寒冷到这个程度。

赵佳欣搂着妹妹,轻轻在她耳旁说话。“就当是在看血腥连续剧……或者血腥漫画……这一切都跟我们没有关系。是个噩梦,把它当成个噩梦就会好的。”

一个兵丁一回头,忽然瘫在了地上,尿了裤子。

赵佳欣回头,看见两个持刀的黑衣人,蒙着头脸,露出一双寒光凛凛的眸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无声无息地站在了众人的县衙门口。

“一个活口都不能留。”蒙面人似乎在对同伴说话,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赵佳欣想,也许在这个世界死亡,再睁开来眼时,会回到那套熟悉的小公寓,听见那首被设成手机闹铃声的《欧若拉》?

但是她不能冒这个险。

她要求生。

虎狼一样的官兵,阎罗一样的杀手。

虎狼遇见阎罗,也只有哀鸣。

两个杀手在十分钟之内,就将五个兵丁料理了干净。

赵佳欣紧紧捂着妹妹的眼睛,自己也垂首,死死盯着脚下血流成河的地板。一声声临死的哀嚎却还是让她一阵阵心悸。……奇怪,他们不怕人知道的吗?熙朝该是治世,为何乱成这样?

动静渐歇。

赵佳欣抬起头,看见蒙面人持着血色刀刃,正注视着她们姐妹。

她露出一个笑容。

然后放开妹妹,伸手解开了自己的睡衣。

紫色蕾丝的BRA衬得肌肤雪白。赵佳欣从中学开始,就是班花、级花、校花。她被大把男生追求。她知道自己的吸引力。

手指微微颤抖着,触向BRA的前扣。

“不要杀我们。”她的嗓音无端带了嘶哑。

佳妍咬紧下唇,怯生生的眼眸里面,满眶泪水一点点涌出来。

真是惊心动魄的穿越之夜。

“两位姑娘不必如此。我们不会杀你们,也不会见色起异。快点穿好衣裳吧。”

杀手扯脱蒙面巾,微笑了起来。

两个都是相貌堂堂的年轻人。

然后……居然做了个鬼脸,双双转身,一跃而没。

“姐,原来真的有轻功这回事情……”佳妍傻傻地说了一句,回头看见佳欣还敞着的睡衣,愣了片刻,忽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别哭别哭……乖。”

赵佳欣也想哭,却哭不出来。

明明旨在灭门,却留下她们两个活口。

还当着她们扯脱蒙面巾,露出真容。

究竟是什么目的?

“无论如何,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佳欣咬牙。

“去哪里?”佳妍茫然抬眼。

“这个地方太邪了,我们往南走——操。”

赵佳欣人生第二次骂出了脏话。

佳妍一片惶恐慌乱中也明白,这会算是走不掉了。

大片马蹄声传过来。

四面八方。

她们被包围了。

“九门提督衙门奉上谕提保定县令王德忠——”

全副武装的武官几乎和马一道冲进来,看看四周,似乎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回头朗声禀告,“大人,遍地尸体,只有两个女子衣衫不整站在堂上。”

外面传来中年人的答话。“搜查一遍,若无其他活口,就将那两个人证带回衙门,好生安置。”

“人证”两字如火石刹那划亮赵佳欣的脑海。

是了!

留下她们,还故意示以真容,就是为了让她们去作证!

大概是有什么人,要她们去故意陷害什么人。

而面前的九门提督衙门,很显然,和杀人者是早已串通好的,才会这么不迟不早地现身。

才穿越,就遇见了一个大阴谋。牵扯几十条人命的大阴谋。哈!

赵佳欣抬眼望门外那片小小的夜天。

淡月无星。

是因为她在公司里混得太好了,一个小小新人就能在人事斗争中明哲保身,渔翁得利地以火箭速度往上爬成了最年轻的总秘,所以老天才来开这么一个时空玩笑的吗?

父母早逝,用合理手段保障自己的利益生存,很遭天嫉吗?

握紧拳头,护住佳妍。垂下眼睛,默默地任人鱼肉,如货物一样被提上马。

好硌。屁股好疼。风好大。好冷。

妹妹被提上了另一匹马。左右都望不见她,不知道她好不好。

心里好乱。

会不会再也见不到原来世界的爱人,朋友?

再也吃不到喜欢的意大利冰淇淋,再也不能赶在10点55分冲进楼下的超市买关门前最后一包摩尔烟?

再也上不了八卦网站。再也不能去墓地看爸爸妈妈。

在原来的世界,会失踪?会死亡?会消失?还是会有另外一个自己,代替自己来享受生活的苦乐?

男朋友会等待想念多少时间?一个月,还是一年?

能回去吗?……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没有自信……对于命运,完全无力。对于信念,彻底紊乱。

只能在一点一点冒出来的东方鱼肚白下面,陷入半晕半睡的昏迷。

(3)

佳欣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极不舒服的床上,盖着极不舒服的被子。

床硬得要死。被子虽然暖和,却又僵又重。最不舒服的是那个几乎和石头差不多硬的高枕头……所有的一分一毫的小细节小感觉都提醒她:这是在清朝。

“姑娘醒了?”和颜悦色的老先生坐在床边,有点好奇地看着她的发型。

佳欣不好意思地拢拢微卷的发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了那种白色粗布的长袖衣服和裤子。裤子上系着裤带,衣服也是在腋下用带子系的。BRA和内裤好像都没有了,胸口直接接触布衫,有点不舒服。

“姑娘不要误会,你的衣服是婢女所换。姑娘装束奇特,不知是来自何方?”

赵佳欣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