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法兰西之花 > 第1章 苏格兰骑士里索特的老婆罗索娜把堵塞住房门的铁罐瓶器赶到一边

第1章 苏格兰骑士里索特的老婆罗索娜把堵塞住房门的铁罐瓶器赶到一边

《法兰西之花》全集

作者:烽霜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第一章人呢?人怎么还没来吗?

更新时间2011-12-104:12:09字数:3369

夜风拂动荒野的草丛,黑压压的夜色笼罩着整个大地,山势高峻的阿尔卑斯山脉西方的一个镇沉寂在压抑的夜色里,小镇不远处在黑暗依然显现出清晰轮廓的城堡忽地燃了火光,

火光由少到多,由弱到强,霎时间,沉睡的小镇给沸腾的城堡吵醒了。

不断亮起的莹莹火光如野外黑夜下渺小的萤火虫一般,犬吠叫骂不绝于耳,里昂堡上下过百口人,人人如临大敌!

不一会儿,一道黑影从放下的吊桥中飞也似地冲出城外向镇内飞驰而去,城堡里十多个骑士拖着长剑不安地在不大的广场里走来走去,骑士的扈从替骑士翻出了沉重铠甲。

城堡内部的一间卧室里一个女人发出了一声凄凉的惨叫,那尖锐的嗓门害的一个扈从差点失手把手上的剑柄捅到一个翻身上马骑士高高撅起的屁股里。

手滑的扈从心惊胆颤的庆幸着,百年前发生在法国的一场浩劫一直提醒着法兰西的骑士们,保卫他们的屁股是作为一名神的信徒保证,想要上天堂,屁股就得没有被人捅过,否则是要绑到烤火架上净化得掉。

英武的骑士整装待发,女仆们望着那些个高大如牛的强壮法兰西骑士老爷们一时间满头大汗,身份低下的她们可不敢在这个时候上去说些可能惹恼骑士们的话。

法兰西的骑士从来不知恐惧为何物,从小到大他们就被灌输了天底下第一厉害的是基督耶稣,第二厉害的还是基督,接下来就是他们最厉害的常理。随后为了证明这个观点在一百多年来勇敢的法国骑士多次用他们的生命向世人证明他们是多么的无畏。

哪怕是见识过很多英国佬的厉害,可他们照样我行我素,从头到尾贯彻了走自己路让别人说去吧的潇洒。

你看,随着城堡内部第二声尖锐的凄惨哀叫引得一大坨在短时间内完成了人类向罐头演变超越了达尔文进化论限制的法国佬、全副武装噼里啪啦作响的罐头一阵群情汹涌,他们摩拳擦掌间隐隐上来大干一场的趋势!

“你们干什么!想作乱吗?”

城堡主人的亲信里索特骑士光着油光发亮的膀子提起闪亮苏格兰斩剑走出通往火光昏黄的塔楼底部的狭窄木门,整个人死死地卡住这条唯一的通道。

被这个苏格兰来的苏格兰佬一喝大声,大有一言不合立马提剑干架的法国佬随即怂了,平常他们没少给这个苏格兰酒鬼教训。

带头的一个年长骑士生怕他误会了什么,他辩解道:“我们这是要去守护夫人!!!”

“对,我们这是要用我们的剑去守护夫人!”

“夫人需要我们的帮助!!!”

“赌上骑士的荣誉,让我们为夫人而战!!!”

眼看下面的法国佬又要精虫上脑无二给热血冲昏了脑袋,已经是三个小孩的父亲,一个苏格兰、法兰西混血私生子亲生父亲的里索特对此相当有经验。

“夫人现在需要的是安静,你们十几人全上去,还人人拿剑提锤的,万一吓到夫人怎么办?”里索特大嘴一张,意识到不好的法国骑士立马后退了好几米的距离,生怕他的口沫给飞溅到,“这么说你们对怀孕很有经验?哪个承认的,我就放你们过去,否则最好还是待在啥都别干,如果你们无聊,我可以陪你们玩玩!”

制造怀孕,这些骑士、扈从都有些相当的经验,可是要论到被人制造怀孕的经验,在场的随便一个女人都比他们有经验!

以骑士的荣誉和上帝以及圣母玛利亚的名义发誓,法兰西骑士都是纯洁的好孩子,从来都没有被人制造怀孕过!

一个新来的倒霉扈从脸上满是苏格兰佬的四溅的口水,他地望了望早不知不觉后退了好些距离的骑士老爷和同伴,一脸的幽怨。

随后他发现一分钟前雄纠纠气昂昂的法国骑士们也是如此的幽怨后,扈从总算获得了不少心理安慰。骑士看看里索特又伸长了脖子望望城堡领主卧室高楼那摇曳的火烛,只能跪在地上恳求主的守护了!

里索特身后,给他生过三个孩子的老婆正有条不絮地指挥着四个贴身女佣为产前做准备,里昂镇男爵的男爵夫人要生产了!

伟大的内维尔家族就要迎来一个新的继承人了,可是这一切都建立在男爵夫人能不能熬过今天的前提上。

男爵夫人是个好人,不止里索特和他的夫人这样认为,外面那帮自称为纯洁孩子的法国骑士是这么想的,小镇上的居民也十分认可这位公正的女主人。

但里索特心里还有一个一直没有敢跟其他人说的想法,女主人是挺好的,就是人瘦弱了点。

人瘦弱就意味着体弱。

以当前的时代的医疗水平,生孩子对母婴是件十分危险的事,生产过程中的失误和可怕的难产导致的死亡对母婴来说经常发生,即使没有任何并发症,生产的女人也得经受长时间持续的剧痛。

整个城堡的人都准备好了迎接下一次男爵夫人惨叫。

“哇啊啊!”

男爵卧室传出杀猪般的一声惨叫,咣当地一下,里索特手上的苏格兰祖传斩剑掉到地上,他惊愕地望向了高处的塔楼。

“刚才我没听错吧?叫的是男人的声音?”

“听上去是男爵的耶!”

“好像真的是男爵耶!”

“生产的不是夫人吗?怎么叫的是男爵?”一个扈从十分的疑惑。

圣母玛利亚在上,男爵夫人生产,怎么会轮到男爵来叫呢,难不成,神迹发生令尊贵的男爵阁下获得了替分娩妇女承担痛苦的强大能力?!

一大票骑士相视一眼,不自然地打了哆嗦,十几个骑士一起发力瞟向了里索特。

高贵的男爵阁下再次又一次发出了恐怖的杀猪哀嚎,这一叫声唤醒了在场不少骑士深埋在心中回忆,似乎几年前男爵被英格兰佬的弓箭插到屁股上的嗓门也是跟这差不多的!

身上托着几十磅重的盔甲顿时轻若鸿毛了,哐哐地作响,好大一坨的铁罐头,四张椅子被撞翻,三个杯子被踩烂,从下一直窜到楼上弄得一帮女仆大呼小叫,鸡飞狗跳。

里索特撞开男爵卧室的木门:“男爵!!!”

“嘘!小声点!”

“是,我的主人。”

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叫得最大声,腹诽了一句大嗓门的里索特立刻闭上嘴巴,然后扑通的一声,苏格兰壮汉飞身一扑,屁股一掘,他趴在了地上。

整个内维尔家族地位最高的男爵愤怒道:“不是说都闭嘴了吗!”

噼里啪啦,一大通铁器作响的震得男爵的卧室天花地上石屑乱掉,挤在一起的骑士都示意自己没有说话!

“嘘!!!”

男爵坐在的床边,看着夫人失血的脸,昏黄的灯光落在她的肩头映成金色的光辉,白净的鹅蛋脸上苍白的嘴唇咬在男爵手腕细腻的皮肤上。

两抹弯弯的细眉下的眼眸疼成一条细线,长而密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显然她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痛苦的来源正是原来平滑现在却高高隆起的小腹。

苏格兰骑士里索特的老婆罗索娜把堵塞住房门的铁罐瓶器赶到一边,端来了热水,和助产工具,虽然有用与否还有待验证。

罗索娜让几个女仆把帷幕挂上为接下来的生产做准备,有过三次痛苦经验的壮硕女仆安慰年轻的女主人:“夫人要坚持住!”

躺在床上的死命地点了点头,使足了劲儿去坚持!

旁边的男爵大人也咬紧了牙关跟着他的夫人一起去坚持。

远一些,强壮的法兰西佬和苏格兰佬有着作为跨时代成为十四世纪风靡整个小镇的猛男啦啦队的光明潜质!

“对对对,夫人要顶住!”

“夫人咬牙闭着眼睛挨过去就可以了,当初我父亲腹部中箭差点死过去就是这样熬过去来的!”

“要不,夫人你来咬我吧?”

说这话的一个骑士顿时遭到了所有人来自灵魂深处的鄙视,男爵眼中的怒火几乎可以撕裂那个说错话的倒霉蛋。

反应迟钝的骑士随即明白了他遭到鄙视的原因,他铁罐头浑身上下哪里不被盔甲包裹着,就他这身装备,男爵夫人的小牙口不被咯嘣了漂亮的小白齿才怪。想想漂亮男爵夫人的笑容优雅、贝齿微露的模样,忽然她嘴前那可爱的门牙不翼而飞了的样子。

好恐怖!!!

在众人的眼神威胁下,那骑士默默躲到了最角落的墙角数地上的木痕去了。

脸色发白的坚持了又坚持,感觉今天的夜晚怎么那么漫长的尊贵的男爵大人终于忍不住向他亲爱的夫人提议道:“伊莎拜拉,能不能让我换一只手?”

可爱的男爵夫人可怜兮兮地睁开眼眸瞅向了她的丈夫,就那么一瞟,内维尔男爵体内那股当年内维尔家的祖先以一身易拉罐铁皮装就挥舞着大棒槌就敢向英格兰佬如如雨箭阵撞了又撞的大无畏状态爆发了。

鼻孔喷出滚烫的热气,扑哧扑哧好似公牛似的,带着泪光的男爵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他强迫自己温柔地说道:“我是怕你咬累了。”

男爵夫人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男爵虽然不懂她想说些什么,但是他能明白夫人的意思,那双樱桃小嘴依然叼在他的手腕上:他的夫人并不累。

一种痛并快乐的感觉让男爵幸福得欲罢不能!

转头过,在昏黄灯光下悄悄抹去眼角的泪珠,内维尔男爵面目狰狞地吼道:“人呢?人怎么还没来吗?”

———————————————————————————————

本人一直对中世纪那个黑暗的时代很感兴趣,自从看过汉铁大大的《来自东方的骑士》就等待着起点出产更多更好的中世纪类型作品,可是等了又等,两年多过去了,正太都成骚年了,感觉再等下去估计就要发展到让孙子烧书的地步,我决定自己抄笔写一个有爱的中世纪,替未来的孙子省省事儿。

第二章夫人您越叫得大声,上帝就越高兴

更新时间2011-12-1210:32:56字数:1786

内维尔家族的城堡距离小镇有好几公里的距离,男爵的仆人用马去跑也得花上好些时候,马匹奔腾引起的响动弄得全镇鸡犬不宁,这也省下了内维尔家族仆人去叫醒一位居住在镇内大人物的麻烦。

仆从一来一去马鞭不断地鞭挞,马臀活生生的给抽成了一杠一杠,非洲那边来法国做生意的异教徒瞅到这马臀绝对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惊艳。他们,非洲那边可是有斑马来着。

罗讷省教区的助理主教斯特朗黑着脸打开教堂的大门,他很不高兴,助理主教从来都是不高兴的,因为他们这辈子估计都没可能坐上主教这个位置,但今晚不同!他在梦里碰到了天使的召见,金光闪闪的天使正欲迎还羞地褪下她的外衣让主教大人摸摸那层毛茸茸的小翅膀呢,该死的犬吠就把他吵醒了!

但不高兴不归高兴,斯特朗还是得去内维尔家的城堡走一趟的,要是惹恼了男爵今年的税务收不上去,轮到主教不高兴了,那斯特朗就得玩完了。

总算,在男爵发出今晚第十二声哀嚎的时候,斯特朗施施然地回来了,托着两个大男人的马儿后臀这会儿完成了从马屁向猴屁靠拢的初期阶段。

广场上的人朝上面大喊到教区的神甫来了,斯特朗焦躁不安的扈从扶下马背,他惊讶地问道:“不是说分娩的是男爵夫人吗,怎么是个男人的声音??”

扈从苦笑着:“我们也不知道。”

敢情往常那个一直眼前晃悠的家伙才是男爵夫人,而旁边那个的长得跟小女孩的似的才是男爵?一路急匆匆助理主教根据记忆,手指凌空比划了一下抓出一个不大弧度,确定男爵夫人的胸脯相差无几后,斯特朗心里又生出了一个疑问:“如果平时那个有着女人容貌的家伙是男爵,怎么男人会有那种程度的胸脯吗?”

助理主教可不记得圣经上面有提到过上帝在造人时候除了造男人和女人外还另外造了一种有着女人基本外貌特征却在下面身保留男性特征的物种,本着造物主喜欢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第一原则,斯特朗主教的脑袋又想到了另一边去了,若真有这种物种,那会不会也有一种一种有着男人基本外貌特征却在下面身保留女性特征的物种?

两者相互结合在一起,脑袋里那种龌龊的场景把纯洁的斯特朗吓了好大一跳,这可比看着教堂前养着的那两条护院犬弄来弄去可要刺激得多,这一刻助理主教对上帝的崇拜滔滔不绝连绵不绝,不外其他,上帝太有创造力了。

又一次见证了上帝大能的教士走着走着见继续前进的道路给堵塞了!

他掏出了他的装备,左手一本《圣母经》,右手一本《玫瑰经》,“你们都挡在这里干什么!孕妇分娩需要足够的清新空气!需要足够的光线!你们是骑士,莫非把骑士的美德都忘了吗?!”

两大天主教经典加持,一股超出宇宙估计是来自上帝那里的神力从脑门一直灌注到主教脚板,周身舒泰之下,两百多年前的见证上帝神迹的蒙吉萨战役就在此刻又一次重现了,如同当时的圣地之王鲍德温三世无二,佛挡杀佛,魔阻灭魔,手无缚鸡之力的里昂镇地方助理主教在一帮铁罐头面前宛若天人堆如入无人之境!

里索特的老婆终于盼来了救星,助理主教这一吼,牛高马大却尽是瞎添乱内维尔家族骑士溃不成军!

阿门!

面前光线一亮,一脚踩空,斯特朗一瞪,原来是他走进了男爵的卧室,身后东倒西歪的骑士们,他鄙夷地想道:“什么都不懂就知道瞎添乱!看看本神甫是怎么解决的吧!”

“埃蒂安·德·内维尔男爵阁下,我来了。”

高呼中的助理主教稍稍地失望了一下,男爵还是那个男爵,男爵夫人还是男爵夫人,上帝居然没创造出主教幻想中的那两种人来。

两眼泪汪汪男爵含情脉脉地瞧着斯特朗主教,他站到了一旁,早在神甫蹿上来给骑士们挡住的之前,他就得以从男爵夫人小嘴里抽身离开了。

以一种审视目光横扫一圈,斯特朗立于隔开房间的帷幕一米之遥,里面是男爵夫人与她女仆们。

“夫人,从现在开始,我念一句,您也得跟着念一句,不能停,知道吗?”

道貌岸然的主教翻开手上的圣母等了一会儿没见里面有反应,他开腔催促道:“夫人,你倒是叫!你不先叫唤几声,我可就不能对你腹中的胎儿进行祝福!要知道分娩的痛苦是上帝给所有女人自夏娃时代就必须承受的惩罚。不但任何对阵痛的缓解都被认为是对上帝的反对,而且上帝必须要听到女人忏悔的叫声才能得到的满足。所以你叫得越大声,上帝就越高兴。他高兴了,我进行祝福的时候也就事半功倍了呀!明白了吗?”

听主教这个专业人士这么一说,男爵夫人豁出去了!!!

这一刻,男爵夫人不是一个人在尖叫,内维尔家全体骑士、扈从、仆从、家畜、啊猫、阿狗连带着小鸡都站在了她的背后!

贯穿灵魂的嘶吼震得天花石屑刷刷地往下掉,上帝爽不爽主教不知道,反正他现在是爽了。

第三章对萝莉惨无人道的中世纪

更新时间2011-12-137:41:27字数:3343

暖洋洋的温度骤然冷却,王务臣试图睁开眼睛想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发觉那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耳边的嗡嗡作响的鸣叫好像玩FPS游戏时炮弹在身边炸开,渐渐地耳边的杂音小了不少。

这让他听清不少声音。

一大堆男人的充满激情叫喊,哪个混蛋开着电视又把频道换到了中国国足去了,王务臣准备明天跟室友立下一个不准用他的宽屏大电视去看国足的规矩,免得到时候那帮家伙酒精上脑把酒瓶砸到价钱上万的电视机上去。

动弹了几下,翻身正要继续睡觉,王务臣前几次试着睁了几次都失败的眼皮终于给吓开了,刚要破口大骂半夜三更的哪个混蛋闲的蛋【疼】看恐怖片而且还叫得那么大声,映入王务臣眼帘却是一副他至生难忘的场面!

他醒来睁开的第一眼,有女人的两条腿横在眼前!!!

中国的男生上至八十后下至九十后的都接受过东边岛国的爱情动作片洗礼这一点无需置疑,女人胴体对咱们来说都不再是毕加索那种神鬼难测的抽象艺术画,根据广大人民许多年的学习经验总结,这种出现在女人的两腿之间的姿势要叫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