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大明:从洪武末年开始 > 第1章 张玉清说到这里

第1章 张玉清说到这里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大明:从洪武末年开始》作者:何不言情

文案:

穿越到洪武二十二年,成为北平城里燕王护卫军一员,开局四个妹妹,俩弟弟。

他是一个俗人,随波逐流中,只想着混个爵位养家糊口。

然后过着自己提笼遛鸟,喝茶听曲的生活。

但是,总有些责任需要承担。

历经四朝。

曾经少年,终是变成了大明第一公。

威仪四方,永镇大明。

作者自定义标签轻松

潜龙张目

第001章-洪武二十二年的秋天

北平城下午的秋风又凉又急,不仅把满地的落叶,汹涌的送到墙角,就连刮在脸上也如钝刀子一样,让人生疼。

甄武双手缩在衣袖里,站在院落当中,失神的望着这片陌生的天地。

半个月了。

他不得不相信,他这个21世纪的中年人,已经变成了大明洪武年间的一个少年,想回也回不去了。

想到此,他的眼眶又忍不住有些酸楚。

可那个世界怎么办?他辛辛苦苦折腾十多年,经过足足四次创业,好不容易才有了成功的苗头,怎么放得下?

不是他舍不得将要实现的梦想,也不是舍不得即将得到的权财。

只是十多年来,对比已经有房有车有娇妻的同龄人,他遇到多少冷眼和嘲笑,又积攒了多少心酸和悲愤。

梦想的初心,早变质成为想要证明自己的偏执。

如今不能对那些人报以成功的微笑,总归…有些意难平啊。

……

“大锅,和我玩,不要四姐和五姐。”

一个小萝莉兴冲冲迈着小短腿直接扑到甄武的腿上,紧紧的抱住。

小萝莉浑身没有几两肉,甄武不耐烦的抬了抬腿,直接带她悬在空中,没成想,反把小家伙逗得咯咯笑个不停。

甄武意外的愣了愣。

傻小孩嘛。

这是他在这个年代最小的妹妹,才五岁。

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妹妹,二个弟弟。

加上他,兄妹一共七人。

想到家里的情况和这一窝孩子,甄武又有些欲哭无泪,饶是前世几次创业练就的百折不挠心态,也止不住的有些心灰意冷,没有一点穿越者的豪情壮志。

他是家里老大,今年十八岁,因为是军户,托了死在战场上老爹的福,几个月前刚刚袭了总旗的小官,但是就这么一个芝麻绿豆大小的职位,真的养活不了家,日子过得恓惶,比不上一些老百姓不说,就连普通军户家都比不上。

就说现已入秋,家里连糊窗的纸都舍不得买,搞得屋里呼呼透风,还不如墙根晒太阳来的暖和。

家里孩子多,七个孩子七张嘴。

别说爹死了,有爹也扛不住,每次做饭都需要一大锅,这是从前独生子的甄武从来没有的体会。

不仅如此,半个月前,又碰上甄武生了场大病,日子更拮据的做饭也舍不得多做,不够吃是肯定的,不过甄武还好,母亲张玉清偏疼他这个大儿子,每次特意让他吃饱了,剩下几个孩子才能撒欢的抢着吃。

但这样短短半个月,几个小的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

还因为这事,家里的三弟联合着四妹,五妹,这几个年龄相仿的抱团孤立甄武,没少给他白眼。

张玉清性子有些绵软,而且看上去也笨的很,连孩子们私下里有了情绪也不晓得,或者她看出来了,但心里不当回事,毕竟她自己受了邻居的气,攒了一肚子情绪,慢慢的也就全部忘了。

也许在她心里满是怎么挣点钱,怎么养活这些孩子,其他的着实都算不起眼的小事。

想到这个母亲,甄武总是有些唏嘘,感动又带着愧疚,这个带着这么多孩子,不曾叫一声苦的女人,明明察觉到甄武对她刻意的疏远,却还一根筋的掏心窝的对甄武好。

偏心偏的厉害,甄武完全想象不到,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这个女人,会不会一下子也抗不过去。

还好家里只比甄武小一岁的二妹比较懂事,不仅贴心,还帮着张玉清把家务操持的利索。

今日,更是随张玉清外出帮工。

街头刘家宴客,家里的人不够使唤,让四邻帮忙做些洗洗涮涮的活,一天一人给二十文钱。

这机会不常有,要不是需要的人少,张玉清恨不得把家里的几个丫头全带过去。

就这张玉清和二妹还起了个大早,生怕一个疏忽丢了这份差事。

没办法,缺钱呀。

这几日,张玉清为甄武复诊的钱,头发都不知道愁白了多少,借都没人肯借了。

可偏偏祸不单行。

天色蒙蒙黑的时候,两人耷拉着脸回来了。

甄武好奇问:“这是咋了?”

张玉清怨恼的张了张口,但最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向着厨房走去。

甄武瞧着更疑惑了,追问二妹:“这到底怎么了。”

家里女娃是按照‘贤良淑德’排的名字,所以二妹叫做甄贤,此刻,二贤也是气呼呼的样子。

“不晓得刘家犯了什么事,不仅家里人,连管事都被官差带走了,我和咱娘算是白忙活了一天,你说这叫什么事。”

甄武也有些惊讶,倒不是惊讶刘家犯事什么的,只是他知道张玉清对这份钱有多看重,这突然丢了这份钱,还不晓得怎么生闷气。

“我去看看咱娘。”甄武和二贤说了一声。

厨房里,张玉清正为煮多少饭犯愁,纠结了很久,还是把碗里的米又倒回袋里一些,看的甄武有些心疼。

“莫要总这么省着了,多煮点吧,老三他们几个这些日子都饿瘦了好多。”甄武开口道。

张玉清抿了抿嘴,想了一下,还是没听甄武的。

“你少操心这些,他们少吃点又饿不死。”

甄武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问题是每次都让他先吃饱,这多少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偏疼的这么过分,连他都看不过去了。

倒是一旁的二贤,看向甄武的眼神有些纳闷,她的这个大哥,以前可从不关心这些。

……

吃饭的时候,确实如同前几日一样,平时又绵又软的张玉清,在这事上总会强硬的镇压所有人,让甄武吃饱,剩下的才能让几个小的吃。

三弟,四妹,五妹,看甄武的眼神,都快能喷出火来。

三个都是十岁出点头的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饿极了恨不得偷吃生米,对于甄武的特殊待遇,自然同仇敌忾。

甄武不愿意搭理他们,也没有违背张玉清的心意,不过也只是简单扒拉一些饭,故意说了声饱了,就扔下碗就来到院里。

他拉过一个凳子坐下,正看着这个古色十足的院落发呆,张玉清走了出来,在他旁边坐了下来,递给了他一个饼子。

甄武愣了愣,还是道:“我吃饱了。”

“我还能不懂我儿?快拿住吃吧。”张玉清又递了递,甄武只好接过来,耳中听着张玉清絮絮叨叨。

“你爹就是总喜欢把吃的留给你们,他总是饿着,你说他一直这样,他不死在战场上,谁死在战场上,他还总说我笨,我看的才比他明白,如今你袭了你爹的总旗,总是也要去打仗的,多吃点,总是能多几分活下来的把握,你说娘说的有没有道理。”

甄武真没有想过这一点,一时间原主记忆中那个陌生的爹,好像变得立体了些,随后便也理解了张玉清为何总是这么偏心。

张玉清情绪低沉了下去,大概今日本就遇到不开心的事,加上此时想到丈夫,眼中暗淡也愈发浓郁。

在这种心境下,张玉清也忍不住想要多唠叨几句,或者叮嘱几句。

“老大啊,娘不懂打仗,但并不是每一个打仗的人都会死,总有活下去的,所以你莫要学你爹,你要多琢磨怎么活下去,你弟弟妹妹都还小,都还要指望着你呢,妹妹出嫁,弟弟娶妻,方方面面都还需要你帮衬呢。”

张玉清说到这里,顿了顿,大抵也觉得话说的太直接了些,想要语气软一些,可一咬牙,又硬起心道:“娘知道你这些日子对家里有些抵触,但你莫要因此有怨言,你毕竟是老大,老话都说长兄为父的,他们这些小的,你就得管着,就得担起长兄的职责,你不能觉得不公,若…实在觉得不公,就想想娘,娘在家里偏疼着些你,你就不觉的那么委屈了。”

说着说着,语气中多了一丝丝哽咽,微不可查,被张玉清尽力藏着。

可能张玉清也从没想过,会早早的有一日,把家庭的重担,撇出来一些,然后不讲道理的压在大儿子身上。

哪怕大儿子理应也担这些责任,可仍让她觉得难过极了。

甄武装作什么也没发觉,侧头看了一眼张玉清,轻轻的问了一句。

“家里是不是欠了好多钱了?”

他想要了解一下,这个也才三十四五岁的母亲,心里积了多少的压力。

可这一句话,差点让张玉清绷不住,连话都不能多说一句,转身急匆匆的走进了厨房里。

借着天还剩下的亮光,甄武看见张玉清在厨房里背对着他,一下又一下无声的抽泣。

长子…长兄…

甄武只觉的仿佛是一座山一样的压力,突然压在了他的肩头。

上一世独生子,父母早逝,哪怕创业折腾的再穷,也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全然没有过这样的体会。

如今长兄该怎么当?

甄武眼睛在整个院里转了一圈,这家又该怎么抗。

第002章-如今从头再迈步

甄武长长的叹了口气,眼神看向遥远的天空,仿佛看到已经离他越来越远的从前,随后眼神逐渐坚定起来。

不管多难,既然做了人家的长子长兄,他总是要担起这个责任的,万没有逃避的理由。

可怎么担?

单是想想,甄武就觉得问题很多。

远的不说,饭总要够吃吧,让几个小的全都饿成皮包骨头,也不是个事。

还有窗要糊一糊,天越来越凉,每夜透风,他们扛得住,家里七弟还是个两岁的奶娃,如何受的了。

二妹年尾要出嫁,嫁妆多少总得补一些。

还有家里的欠债,也需要想法子还了的,总欠着街坊四邻的钱,相处起来,底气难免虚了些。

这方方面面,衣食住行,真是到处都需要钱。

想到这里,甄武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就打算向外走。

“大锅,额吃饱了,咱们玩翻跟头吧。”

五岁的六妹,还是满脑子玩的年纪,简单扒拉两口饭,迈着小短腿跑了出来,缠住甄武。

甄武看了看家里人,母亲张玉清正伤感着,二妹照顾着七弟吃饭,三弟,四妹,五妹吵吵嚷嚷的抢吃的,没人顾得上小六妹。

没办法。

“走,哥带你出去玩。”甄武捞起六妹抱在怀里,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前些日子,他就从药方上得到一个想法。

药方上有一味柴胡的药,他对这味药不算陌生,以前创业的时候刚好接触过,印象没错的话,房山周遭山上有很多地方长有野生柴胡。

他现在的情况,要资源没资源,要钱没钱,只能靠什么吃什么,他想要去问问医馆,只要医馆肯收柴胡,他敢把整个房山翻个遍。

因为天色已晚,等到了医馆,里面只有胡大夫趁闲教导两个小徒弟。

大家都是一个胡同的,相互也不陌生。

胡大夫见到甄武进来,笑着招呼道:“你小子怎么这会儿过来复诊?”

“复诊不着急。”甄武笑了笑,接着道:“我过来是想问您个事。”

胡大夫疑惑。

甄武开口问道:“我有个小兄弟手上有一批柴胡,咱医馆收不收啊。”

胡大夫一愣,没想到甄武会问这个问题,不过这倒让胡大夫来了兴趣,柴胡算是比较常用的药,自然也是多多益善,而且他也比较喜欢那些跑单帮的参客,药客,不仅能低价拿货,还不用负担运费。

“只要药性没问题,有多少,我要多少。”胡大夫肯定的道。

“怎么收?”

胡大夫想了想:“你去别的医馆,都是一两两文,咱们一个胡同的,我直接给你最高价,一两三文。”

甄武不了解这个年代的药价,也不了解药馆进货渠道,有点拿不准这个价钱,脸上习惯性的挂上了为难之色,刚想要诈一诈,就见胡大夫怒视着他,吹胡子瞪眼。

“你小子这还不满意?老夫一辈子何曾不地道,哄骗谁,也不会哄骗自家乡亲,不信你满北平城打听,有人给的比我高,你带人来砸我的馆子。”

甄武脸皮早练出来了,也没觉的不好意思,把六妹放地上,腰一叉,更理直气壮的道:“嘿,我何时说过不满意的,你说你一大把年纪了,平白还冤枉人,我甄武谁不晓得最是仗义,就凭咱一个胡同的,莫说钱不钱的,您老想要,我赔点钱也卖您,单咱们的情分就值这钱。”

好家伙。

胡老头都傻眼了。

另一边甄武唰的已经又挂上一副笑脸。

“胡老,您看我对这行也不懂,你给我念叨念叨,指点指点?”

胡老头平白憋了闷气,不愿意搭理甄武。

甄武转头缠上了胡老头的两个徒弟。

俩徒弟道行浅的很。

聊了一阵,就让甄武对行业了解不少,顺带的也了解到胡老头给的价钱,确实不低,让他不由得感叹一声。

这年代生意这么好做?

渐渐的天色越来越晚,快要宵禁,甄武招呼了一声满地跑的小六妹,告辞离去。

回到家里,本来在主屋玩闹的三弟,四妹,五妹,一见到甄武立马止了声息,三个家伙不约而同的避开甄武,换了个屋子玩闹,二妹瞧见这一幕,替甄武尴尬的不行,但也不好说什么,倒是甄武仿若未觉。

甄武把六妹扔给二妹,找到张玉清。

“娘,明日你早起一些,给烙些菜饼子,我要出趟远门,不晓得一天能不能回来。”

张玉清没问缘由,无条件的支持她的大儿子,直接应下。

甄武想了想,又补了句:“多烙些吧,明日我打算带老三一块去。”

“没危险吧。”张玉清忍不住担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放心吧。”

……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甄武就醒了过来,张玉清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的,早已经把饼子烙好,用布包着,甄武简单洗漱了一下,瞧着时辰差不多快要开城门后,叫醒老三,带上不情不愿的老三,直奔房山而去。

他带了三个麻袋,装满搞个一百斤也没问题,因为要进山,腰间挎着刀,防备野兽的时候也能防备一些宵小。

刀是大明北军制式长刀。

通过甄武原身的记忆,他知道他隶属于燕山右护卫,归亲王护卫指挥使司管辖,属于燕王亲军,这个身份让甄武有点激动。

虽说他对大明历史不太熟悉,可也知道后来燕王靖难,登上皇位,之后分封功臣时,至少一半出身都是原燕山三护卫。

这也说明了,只要甄武按部就班,熬过靖难,在总旗的位置向上挪一挪问题不是太大,什么世袭百户,千户,指挥使不说,说不定还能混个爵位。

爵爷!

这可是真真贵族,统治阶级。

有这个身份,只要不作死,在封建社会上混日子,简直不要太舒服。

到了那天,照顾一家老小,自然不是什么问题,只不过现在离得太远,当务之急还是挣点钱,改善生活。

一路走了两个时辰,甄武俩人才来到房山地界,房山并不是只有一个山,所以甄武此刻有些懵了,根本不清楚自己面前的是什么山。

相隔几百年,这和他印象当中的压根一点不一样。

不过甄武倒也不慌,几百年后附近山上都还有野生柴胡,他不信这个年代会少了,直接带着老三开始上山。

甄武一边爬山一边找,随着时间慢慢推移,跟在后面的三弟早就又累又饿了。

但小老弟的性子挺倔,硬挺着不肯开口主动和甄武说话。

一直到甄武不经意间看到。

甄武撇了撇嘴道:“怂样子,就这还整天和我刺毛?”

老三叫甄勇,十四的年纪,怎么肯服,听了甄武的话,顿时就有点急赤白脸:“我要是每天能吃饱,我也不会累。”

甄武一屁股坐在地上,示意老三也坐下歇息,但嘴上还是不饶道:“你得了吧,多少也是个大小伙子,自己不想办法挣钱改善家里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