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快穿:路人甲才是真大佬 > 第20章 蒂妮此时已经收手

第20章 蒂妮此时已经收手

边被族皇用花瓶砸破额角的欧广乌司,耸耸肩,疑惑地问:“代职族皇真是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明明那么宠爱地把人带到这里来,现在却说随便吃苦头,您说是不是?我亲爱的经理先生。”

“既然族皇都说了,那就让这Beta吃点小苦头,又如何?”欧广乌司摘下眼镜,拿出手帕擦了擦血渍。

“别迁怒嘛,喏,经理,给你药,我不收你钱。”

等到欧广乌司接过手帕后,蒂妮便收回手,她转身俯在床头,亮出绯红色油光的指甲在虚空中描绘着元始的五官轮廓,惋惜地念着:“真可惜,要委屈你咯,清醒后可不要怪我,漂亮的小Beta。”

——国家军队的上将办公区内。

“上将。”一身挺拔铠甲军装的雷亚杰站在桌前。

齐江淮放下手里的文件,抬起头来:“还是没有消息?”

雷亚杰为难地摇摇头,又赶忙补充道:“虽然元始先生所在的普利莫家族仍然查不到任何信息,但今日诺伊斯座的探子传过来一个奇怪的消息。”

接着他便将事情迅速且简略地描述完。

听完,齐江淮倏地收起眉头,眼神锐利地问:“你是说陆斯恩大闹自己的卡缤拍卖场?还令人封死消息?”

“是的,轰姆杰根斯的代职族皇原本就是肆意妄为的Alpha,既然已经毫无顾忌地得罪那么多人,再封锁消息,显然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于是我让人查了下,由于在场的国家中级官员较多,还是漏出一点马脚。听说他这么做是因为压轴的神秘拍卖品。”

“是人吗?”齐江淮忽地站起身来,椅子在地上划拉出刺耳的噪音,如同他此刻高高悬起来的心。

雷亚杰的两道剑眉一紧,半低着头,继续说:“听说是专门调教成性奴的异星人,黑发雪肤墨瞳,极为少见。这样的外貌形容跟您寻找许久的元始·普利莫先生十分相像,于是我留了个心眼,让人一路查探。”

听到”性奴”二字,齐江淮的心脏直接沉入了脚底,他重重一掌直接将面前的沉木桌面劈裂成几块,怒声问:“他现在在哪里?”

“代职族皇已经将人带回轰姆杰根斯的本家,而且,家族世代追随的第136代家医掌权人蒂妮也去了。”

就连只为轰姆杰根斯家族的人Alpha和Omega治病的蒂妮都出现了,齐江淮已经坚信,那个异星人绝对是元始!

他神色焦虑地命令道:“继续查——不!不行!我得亲自去一趟!”

“您先别急,刚刚探子已经传来最新消息,说是已经拿到了拍卖场展览台的影像资料,马上就会传送过来。”

说完,雷亚杰轻点已经完全融入小麦色手臂皮肤内的光脑,果然,资料在两人说话间,已经传送完成。

下一瞬,两人之间立刻竖起一道光影,在几秒钟的黑屏过后,金光一闪,半空中出现一个人影:黑发、雪肤、黑瞳。

齐江淮的海蓝色眼瞳骤然缩紧,他嘴唇微张,然而在看清影像后,他那绷得梆硬的背脊立刻如被虫蚁蛀空了的老树干般轰然松散倒塌。

画面中并不是他期望的人,不是蓬松的羊毛卷,而是柔顺垂直的碎发。

“不……这不是元始。”齐江淮失望地喃喃出声,瞳孔中的光点涣散不清。

见状,雷亚杰怏怏地关闭光影投射,心里猛地涌上一股愧疚,他知道上将为了找这位元始·普利莫已经花了一年又近三个月的时间,他从未见过上将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样,这次是他太过急躁,本来是好心,结果却做错事情,无故给了上将重重一击。

“对不起,上将,我——”

“没事,雷亚杰,你做得很好,继续追踪调查陆斯恩。”

说完,齐江淮咬咬牙,他依旧不肯定放弃一点希望,紧接着又吩咐道:“另外继续追查这个异星人,看看他究竟来自于哪里,查一下还有没有他的同族存在。”

“是!”得到命令的雷亚杰重新恢复兴致勃勃的模样,他这次一定会查清楚后再上报,绝不会再让齐江淮失望第二次。

“雷亚杰,那廖铭·瑞维亚——”齐江淮突然叫住准备离开的雷亚杰。

雷亚杰连忙说道:“紫星皇仍然在星际航行中,归期未定,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让人继续追踪的。”

对于廖铭的踪迹,齐江淮本来也不抱多大的期望,他垂下深沉如大海的眼眸,摆摆手让雷亚杰下去忙了。

雷亚杰走出楼层,进入升降梯,他透过透明玻璃盯着外面一片繁荣的军事基地重心,引以为荣的同时又感到深深担忧。

他不理解为何上将会对廖铭·瑞维亚紫星皇如此执着,按照宇宙星际发展来说,元周朝紫星球是他们永远难以企及的对象,根本不可正面对上,只能期盼着成为最佳盟友,再这么一直暗地追踪下去,若是被人发现进而惹怒了紫星皇该怎么办?

想归这么想,但雷亚杰绝不会劝阻齐江淮的决策。

在他的心中,齐江淮上将不仅仅是国家军队的希望,更是引领他们走向光明璀璨的未来之星,是参拿神明赠送的祝福。

——轰姆杰根斯家族中心。

“唉,我都有点不忍心了,这个小可怜……”蒂妮心疼地说着

她是优等Alpha,腺体能力是治疗面能力,最擅长神经治疗,专门为陆斯家族内的高层们工作,在他们腺体气息暴走的时候为其梳理腺体脉络神经。

这还是蒂妮第一次治疗陆斯家族之外的异星人,更别提这还是个Beta了。

第65章钱【恶】【六更】

“就算变成白痴,就算是个Beta,也不影响你的美丽,真期待你恢复正常之后的模样。”蒂妮的手指隔着空气,怜惜地点在床上人的鼻尖上。

“若你是个Omega,事情一定会更有趣吧?”

蒂妮嗤笑出声的同时,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数千根细到肉眼根本看不见的红线经过她的指尖刺入了冷白色的皮肤内,若不是皮肤表明时不时地颤动几下,着实让人观察不出丝毫异象来。

欧广乌司又来了,他静静地站在床尾,没有靠近蒂妮那边,只远远地注视着。

蒂妮分出一点神问道:“怎么样?我给你的药不错吧,经理大人。”

欧广乌司神色清冷地回答:“挺好的。”

“怎么了?族皇还生你的气吗?其实这也要怪你自己呢,经理真是人贵事忙,家族私军通报消息里早就发过通知,找一个黑发雪肤墨瞳的Beta,你未读直接点已知便算了,还把人送去卡缤拍卖场,差一点就走漏了消息,族皇砸你一下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我不在乎,无需安慰我。”

蒂妮抛个媚眼过去:“你也知道我在安慰你呢?约你十几次,一次都没理过我,人家好伤心的。”

欧广乌司用中指提了两下眼镜框架,毫不避讳地直言:“我不过是个割除腺体的劣质Omega,你无需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你和我之间讲什么A和O呢,我只是喜欢你这个人罢了,跟腺体不腺体的压根没关系。难道我不是Alpha,经理大人就会答应我的追求了?”

欧广乌司意有所指地说:“请您认真工作,他已经很久没发出声音了。”

仰躺在床上的元始半睁着双眼,漆黑的瞳仁里连水晶灯的光都无法折射进去。

“别担心,他可比你想得更加坚强。虽然只是个普通的Beta,但忍耐力倒是比轰姆杰根斯家族的Alpha们强多了,我为他们梳理神经的时候,还得做好耳膜防护的准备,可这小家伙呢,顶多哼唧两声,眼泪都不流一颗。坚韧的美人最是让人心疼,可惜我心有所属,不然肯定把持不住。”

无端端被塞了一颗真心的欧广乌司神情不变,平和又宁静,像极了管理最佳形象的代言人,无时不刻都在维持完美表象。

没有得到回应的蒂妮还是笑盈盈的,绯红唇瓣微微撅着,一副思考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蒂妮说:“马上就要修补好了,麻烦经理帮我通知一下族皇咯。”

欧广乌司毫不客气地接下这个好消息,发送给陆斯恩。

陆斯恩来得很快,他似乎早已等待不下去,一直不曾离开过这栋高楼。

蒂妮此时已经收手,她原本粉扑扑的脸颊也变得苍白,香汗淋漓的她低下头收拾器械的时候,见到欧广乌司递来一片干净的手帕。

“欧经理,这年头还用手帕的男孩子已经不多了。”蒂妮接过手帕,稍微擦了下额角后便没有再用,小心翼翼地收回胸前的衣袋子里面。

欧广乌司没有理会她,仿佛只是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

陆斯恩懒得理会这对已经纠缠了数十年的男女,翘着腿直接坐在床边上,等待着元始的苏醒。

那双劣质丑陋的空洞双眼,陆斯恩早就看腻看烦了,三天已经是他的极限,因为齐江淮的步步紧逼,陆斯恩也不能放开手脚去查清到底是谁将元始弄成这幅模样,得不到想知道的答案,这一切事情一层层地压下来,只会让陆斯恩的情绪更加暴躁。

好在第136代家医掌权人蒂妮并没有让他失望。

在6只眼睛的紧紧盯迫下,元始陷入沉睡的脸上出现了挣扎的情绪,眼珠在他的眼皮底下不停转动着。

元始也不知道自己此时在什么地方,只觉得自己正在无穷境地里面漂浮着,柔软温暖又舒适,让人根本不想清醒,只想永无止境地沉溺下去,但超出他承受能力的痛苦将他强制唤醒了。

猛地一下睁开双眼,元始记忆中的最后一幕是雨夜、泥土、竹林、还有陈颖林。

“陈颖林!!!”

这一声里充斥着惊骇和怒火,若是这个叫做陈颖林的人若是此刻就在元始面前,元始便要与其决一死战。

陆斯恩阴沉着脸,陈颖林?谁是陈颖林?

下意识吼完后,元始渐渐回神,他身下躺着的是柔软的被子,鼻子里是好闻的花果香气,还有他眼前的三个陌生人。

陆斯恩刻意选择坐在床头,他就是想要元始第一眼就见到他,他必须要见到元始恐惧害怕的眼神来缓解自己在噩梦中死亡的痛楚。

然而,陆斯恩不知道的是,元始在噩梦中不会如他所愿,在现实中更不会如他所愿。

元始呆呆地从这三人脸上一一看过去。

是这些人救了自己吗?

好像是,他们三人都长着一张精致到不像真人的漂亮面孔。

元始咽了下口水,声音沙哑地开口问道:“请问是你们救了我吗?”

蒂妮是个很细心的女孩子,她不仅帮元始修补神经,还帮元始治疗了身体各处的每个伤口,就连他嘴巴里的撕裂血口都帮他处理好了。

此刻,陆斯恩·轰姆杰根斯的心情复杂极了。

即便幻想了无数遍元始见到他的时候究竟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但绝对、绝对没有这样的!

连瞎子都能看得见的感激,那双墨瞳上自带的一层泪膜水光四射,看起来就像感动到哭了一样,分明就是看救命恩人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怎么可能会在元始的脸上出现?

绝对不可能!

元始是谁?

普利莫家族的私生子,令家族蒙羞的父母在元始出生的那一刻便被秘密处死,他尚在襁褓内便进入普利莫家族人形兵器计划,摈弃七情六欲,被人为地驯化成最趁手的兵器,最听话的狗。因为齐江淮在一次意外中救了元始,让元始生出叛变普利莫家族的意识,从此效忠齐江淮一人。

“你到底是谁?”

陆斯恩怒恶难忍,蓦地倾身上前,单手狠狠地掐住元始的喉咙。

元始条件反射地伸出双手握住他的手腕,但他指尖无力,只能无效地耷拉在上面,困惑地望着他。

这个眼神!陆斯恩见过这个眼神,只不过这个眼神从来不曾对着他过,这是专属于齐江淮的。

每当齐江淮屈膝跪在陆斯恩面前的时候,前来守卫的元始便会对着齐江淮露出这样的眼神,疑惑又迷茫,还透着那么一点点无助,让被看着的人突然生出爆棚的责任感,无法对他视而不见。

深知陆斯恩是什么脾性的蒂妮赶紧上前按住他的肩膀,用于抚慰的温和腺体气息也渐渐地从她的指尖处蔓出来,无声无息地透入陆斯恩的腺体神经内。

蒂妮放柔了嗓音:“族皇,您这样抓着他,让他怎么回答你的问题呢?”

陆斯恩缓缓地松开了手,动作突然顿了下,他垂眸一睐,元始的双手此时还抓在他的手腕上。

这个场景倒是熟悉,每次陆斯恩出现在齐江淮面前时,元始这条护主的忠狗都恨不得将四肢一一分开束在他身上捆死,不让他靠近齐江淮半分。

元始没有马上松手,他警惕地盯着面前这个男人,提防着男人再次暴起对他动粗。

蒂妮笑眯眯地出来打圆场,解释道:“没错,是我们救了你。你知道自己被卖到了卡缤拍卖场吗?是我们用2500万库司买下你哟。”

虽然不知道库司是什么价格单位,但2500万元始还是听得懂的,曾经的他连攒10块钱都那么费劲,2500万对他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元始慢慢放下自己的双手,他低下头,小声回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名字是元始,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在旁一言不发的欧广乌司挑了挑细眉,刁滑奸诈的人他见多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种撒谎撒得这么低级的人,如此明显地对2500万库司避而不见,看看,这两只耳朵都红透了。

已经暴露却毫无所觉的元始正在认真思忖,他面前这三个人很可能不是什么好人。

特别是这个无缘无故掐他脖子的男人,元始在他的身上隐约见到了陈颖林的身影。这两个人都喜欢动不动就掐别人的脖子,好似这样就能把人当成猎物一般对待,以此来证明自己的雄壮力量。

陆斯恩一言不发地盯着那十根正在交缠揉捏的指头,他看得很清楚,元始的手背上雪白润滑,指腹上却很粗糙,很明显是日积月累下来的厚茧。

自认为对元始很是了解的陆斯恩跟两个正在猜疑元始的下级不同,他现在已经确定,元始是真的失忆了。

就凭那个除了齐江淮什么都不在意的疯狗元始,怎么可能存在这样的高演技?

若面前这个真是记得梦中一切的元始,恐怕早就扑上来咬死自己了。

这只会到处乱咬人的疯狗!

陆斯恩想着,腺体气息隐隐又有了暴动的迹象,他旁边的蒂妮瞟了他一样,默默地再次为他梳理起腺体神经。

无需陆斯恩吩咐,欧广乌司深深看了眼元始,走上前去,将证书摆到元始的眼前。

“这是拍卖证书,如果你想赎回自由,2500万库司,立即还来,没错,就是现在,马上。”

生平第一次被催债的元始神色紧张地抿着唇,他不懂库司,但他知道2500万后面有很多零,艰难攒过钱的他清楚钱是真的很难赚。

“我没有钱。”他的头几乎要砸到证书上,声音缩得更小,还带着点喑哑,少年的嗓音听起来特别可怜。

“没关系,现在没办法还,那你赚钱后再还给我们就可以。”欧广乌司瞄着那已经红到要滴血的耳垂,发挥奸商的本能,趁热打铁。

第66章辱【恶】

“你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鄂斯布卢星球,买下你的人是轰姆杰根斯家族的第136任代职族皇——陆斯恩·轰姆杰根斯先生。因为同情你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略人跨星买卖,族皇决定不将你充做家族性奴。另外,在拍下你的时候,你的身体曾被注射过高纯度的致幻剂,是家医蒂妮花费整整三日的时间为你治疗,至于费用——”欧广乌司说着,停了下来。

蒂妮迅速接话道:“小Beta这么惨,给你打个五折,就500万库司吧。”

话落,欧广乌司满意一笑,继续说:“500万库司加2500万库司,一共是3000万库司,若你想要重获自由,现在立刻偿还完这3000万库司即可,顺便通知你一声,由于族皇是一位十分善良慷慨的大善人,他已经下令减免你50%的利息,即最终日利率为10%,目前已经过去三天了,截止今天为止,债务加利息一共是3900万库司,这边建议您尽快偿还,这样可以省点利息。”

光是听到鄂斯布卢星球这几个陌生的字眼,元始便确定自己现在已经离开林楼所在的世界了,他仰起头,摆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