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白甲军 > 第1章 第一卷武王山庄第二章驿路静如来

第1章 第一卷武王山庄第二章驿路静如来

《白甲军》全集

作者:不开心的橘子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第一卷武王山庄第一章与君相诀绝

更新时间:201261421:22:00本章字数:3978

清晨第一抹初阳冲破云层,将光明重新带回大地,薄薄的晨雾之间,一阵清脆的鸟鸣声在茂盛的桑树林之中响起,徐皓月轻轻挣开酸涩的眼睛,目光呆滞在望了一眼这里陌生的桑树林,脑海中第一个反应就是,我怎么会在这里?微微挣动了一下身体,没有想象的剧痛传来,但身体的酸麻感让他轻声呻吟了一声。徐皓月挣扎着坐直起身体,摸了摸自己身上,身上的零部件都在,也没有什么地方受伤。慢慢回到现时之中,徐皓月心中凄苦,跟着一阵莫名的酸楚和哀伤填塞胸口,让他只想大声的仰天大叫。

徐皓月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在一家货运公司做仓库主管,工资不高也不低,人生性随和,只喜欢看看书、上上网,特别喜欢历史类的书籍。二十四岁的他和一般的青年男性一样,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心爱的姑娘,好好的爱护她一生一世。

三年前,柳静如闯入了他的世界,和他一样在货运公司工作的柳静如活泼好动,刚来的时候在徐皓月手下做仓管员,她明艳动人、性格活泼开朗,总是喜欢缠着徐皓月,问他一些工作上的问题,也经常嘘寒问暖的,让没有谈过恋爱的徐皓月感到一种从没有体会过的女性温柔,他义无反顾的爱上了柳静如,而柳静如也接受了这个有些腼腆的大男孩。

三年的恋爱,让徐皓月如坐云端,只等着攒够钱买套小房子,和柳静如双宿双栖。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改变了他和柳静茹的命运。去年夏天,柳静如上班的时候忽然晕倒,到医院检查发现柳静如患上了急性白血病。徐浩月吓得魂飞魄散,马上把所有积蓄拿出来给柳静如治疗,人也昼夜不分的守候在病床边,对柳静如不离不弃。

柳静如得知自己的病情之后,性情大变,每天为了一点小事和徐浩月吵架,就连赶过来照顾她的家人也看不过去,纷纷劝说:“皓月是个难得的好男人,静如你不能这么对他。”而柳静如则是垂泪回答:“就应为他这样好,我得了这个病才不能拖累他,好姑娘多得是,他应该离开我,去找自己的幸福。”在病房门外听到这句话的徐浩月忍不住热泪盈眶,冲进病房内,紧紧的抱住柳静如“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一句简单而朴实的话,让柳静如心中的心墙轰然倒塌,两人在病房内紧紧的拥抱着。

柳静如患上的是急性粒细胞性白血病,在医院治疗了半年之后,仍然没有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型,徐浩月看着柳静如一天天的削瘦下去,心头宛如刀割一般。在五个月前,柳静如病情急转直下,伴随着严重在肾功能衰竭,医院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得知病情之后,徐浩月一句话也没说,而是返回病房内向柳静如求婚,柳静如知道徐浩月是想让自己能够带着幸福和无憾离去。

就这样,含着眼泪的柳静如带着幸福在笑容,戴上了徐浩月借钱买来的钻石戒指,柳家人和病房内的病友、护士们都被两人感动,帮着忙把病房内用鲜花装点了一番,满屋子的白色纸扎玫瑰伴着洁白的床单,一对即将分离的恋人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当徐浩月抱着柳静如的时候,她苍白的脸上因为羞涩终于有了一抹红晕,“静如,我一身一世都会陪在你的身边,永不离弃!”对于徐浩月的痴情,柳静如感到了害怕,她从徐浩月眼神中没有看到即将分离的苦痛,反而充满了释怀的满足,一瞬间柳静如的心沉了下去,难道他打算等自己离世之后殉情?

几天后,分离的日子终于来临,柳静如平静而安宁的在徐浩月的怀里离开了人世,离世前她留下一段遗言:“皓月,记得我们曾经说过,要一起走遍中国的名山大川,现在我自己是不能去了,这个香囊里面有我的一束头发,你带着,就好像我跟在你身边一样,我想你替我做最后一件事,带着我走遍中国的名川大山吧。”徐浩月含着泪水接过香囊,这个香囊上面绣着一对并蒂莲,上面纹绣着徐字和柳字,代表着徐浩月和柳静如,是柳静如在生病期间无聊而绣制的。

在柳静如的催促下,徐浩月答应了她的这个要求,他真的打算在柳静如死后就自杀,和柳静如一起共赴黄泉,想不到柳静如蕙质兰心,看出他的打算,提出了这个要求,这样一来徐浩月就不能自杀,只能用一生的时间去完成柳静如的这个要求,看着柳静如苍白削瘦的面庞,她口中喃喃的念着她最喜欢的《十诫诗》:“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柳静如念到这里便已经气若游丝,面带安宁的微笑,慢慢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徐皓月失声大哭起来,脑海中翻来覆去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这么好在女孩却不能长命百岁?!

柳静如被安葬在她的家乡,那里风景优美,山水如画,安详宁静,柳静如的墓旁种满了桑树,一株株筱筱婷婷的桑树仿若柳静如那摇曳的身姿一般,令人念怀、令人神伤。徐浩月在柳静如的墓旁守满一百天后,带着柳静如给的并蒂莲香囊,背上旅行包,开始了他的名山大川之旅,他一定要完成柳静如的这个心愿。

昨晚他来到著名的大理苍山,在苍山清碧溪旁露营,到了半夜他思念柳静如无法入睡,起身走出了帐篷,此刻已经是十一月的天气,苍山之上白雪盖地,幽暗的苍穹之上一轮溶溶落落的寒月挂在天边,徐皓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伴着雾气他恍惚之间看到不远处的断崖边,一个飘渺如烟的白色身影飘曳在那里,那身影仿佛便是柳静如,徐皓月大叫一声,急忙追了上去,哪知道脚踩在积雪上一滑,摔下断崖去了。摔下山的一瞬间,徐皓月缓缓闭上了眼睛,他没有感到一丝害怕,反而感到了欣慰,是静如来召唤自己了,她在下面很寂寞,所以让自己去陪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想不到人在半空,一阵奇异的旋风刮起,徐皓月脑中一阵眩晕便晕了过去。

此刻天色大亮,徐皓月醒了过来,第一眼就看出自己身处的树林绝不是苍山上的树林,这里四周种满了桑树,间距分割非常齐整,绝对是人工栽种的,苍山上也种植了桑树么?

徐皓月茫然的站起身来,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裳裤子尽皆破损,也不知道是不是跌落山崖时被树枝刮破的,自己摔下山来,居然毫发无伤也让他感到惊奇。跟着他猛然一惊,飞快的一摸脖子上,低头一看,还好那并蒂莲香囊还在,上面的并蒂莲娇嫩如依,让徐浩月松了口气。

“静如、静如,你怎么来了又不带我走?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是你去世后住的地方么?”徐皓月自言自语的念叨着,当念道去世后住的地方时,他眼前一亮:“不错,这里一定是静如住的地方,她的墓旁不是也有很多桑树么?一定是这样,这里是静如去世后住的地方,静如终于还是舍不下我,带我来这里了!”徐皓月欢喜的高声喊了起来:“静如!静如!你在哪里?我来了,静如!”

在桑树林徐皓月边喊边走,不一会儿走出桑树林,眼前却见到一座绿草覆顶的茅舍,只见茅舍旁转出一个老农来,他一身粗布短褂,头上结了个发髻,这打扮倒像是古时候的农家汉。

“后生,咋呼个啥?”老农一口江淮地方的官话,徐皓月倒是听懂了,见到出来的不是柳静如,他一脸的失望,那老农装束怪异,徐皓月还道是大理民俗有此打扮,走上前去客气的问道:“老大爷,请问您有没有见过这个女孩?”

徐皓月打算翻出自己的钱包,里面倒是有一张自己和柳静如的合影,想不到手一插裤包,却捞了个空,裤子被挂破了个大洞,钱包也不知去哪里了。

“你这后生,装扮怪异,口音也不是俺们这的,莫不是中原来的探子?”老农皱眉打量着徐皓月,见他面色忧急,却拿不出什么东西给自己看便说道:“莫要拿寻人来诓骗俺,你快些走吧,俺们这里田间地头都有官兵巡守,被发现了,连累俺也要被受罚的。”

徐皓月找不到钱包,里面的钱倒是小事,但和柳静如的合影却是珍贵非常,惶急之间也没理会老农的话,急忙转身顺着原路细细的找了回去。

那老农见他没有离去反而往自己的桑树林走去,急忙上前喊道:“后生,那边去不得,那头有巡守官田的官兵呐!”

此刻徐皓月脑海中反反复复只有找到钱包一个念头,老农的话一句也听不进去,低头细细的往回找着过去,心中默默念着,静如、静如,你一定要让我找到合影,看不到你我会伤心死的……

循着原路来到自己昏迷醒来的地方,徐皓月仔仔细细的趴在地上,扒开灌木草丛找了起来,方圆十多米之内,他找了个遍,哪里有什么钱包的踪影,正在地上仔细搜寻的时候,眼前忽然一阵寒光闪过,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横亘在自己身前,徐皓月吓了一跳,抬眼望去,眼前却是两名穿着古代皮甲的士兵,正凶神恶煞的盯着自己。

第一卷武王山庄第二章驿路静如来

更新时间:201261421:22:01本章字数:5011

森冷的长刀横在面前,任谁都会被吓一跳,徐浩月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两个皮甲士兵。这两个皮甲士兵中,一人年纪稍长,留了短须,只见他踏上一步,长刀依旧抵住徐浩月的胸口冷喝道:“你是何人?”

徐浩月惊魂未定,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是…我是个游客,就…就是来旅游的。”

那短须兵嗤之以鼻哼了一声:“游客?什么游客?旅游又是什么?”旁边年青一些的皮甲兵说道:“张大哥,别听他胡诌,我看他就是中原周朝派来的探子,咱们把他锁了进献上去,上官说不定会赏我们些酒食。”

中原周朝?探子?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徐浩月站起身急道:“我不是什么周朝的探子,我是外地来的游客,我是不是触犯了你们这里什么民俗禁忌?我给你们道歉,我是守法的公民,你们没权抓我。”徐浩月疑惑的看了看两人的装扮,试探的问道:“你们不会是在拍电影的吧,我知道大理有个天龙八部影视城,你们是群众演员,在开玩笑的吧。”

那短须张大哥和那年青皮甲兵对望一眼,一起大笑了起来,那张大哥大笑道:“土娃子,这人是不是失心疯了,怎么他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那年青皮甲兵土娃子摸了摸鼻子,不怀好意的看着徐浩月,口中说道:“张大哥,你说他身上会不会有值钱的东西,要不咱俩把他砍了,值钱的东西归咱俩,尸首送上去邀功,省得听他聒噪。”

那张大哥狞笑道:“此法甚好,死人也不会辩解,咱们说他是探子就是探子,谁也不会怀疑。”

看着两人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打算谋财害命,徐皓月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劲,两人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且两人手中明晃晃的长刀更不像是拍戏用的道具,难道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徐皓月苦笑了一下,如果真是上天让自己穿越了,还真是作弄他不轻,自己如今心如死灰,在古代又能做什么?静如离自己而去,自己又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古代,还不真如死了干净,反倒可以早些到下面去陪静如。

想通此节,徐皓月盘腿坐下,面上惧色退去,安然说道:“两位想要杀人谋财不怕被人发现送官法办么?”他试着不用现代的词汇,看看两人的反应,那张大哥面目狰狞,喝道:“咱俩就是官府,只要你一死,谁会追查?你安心上路吧!”

徐皓月见他手中的长刀举起,在清晨的骄阳下绽放出死亡的寒芒,刀光扫过徐皓月脸庞的时候,他没有害怕,反而心头一阵轻松,心想解脱的时候终于到了,只是穿越到了古代才死,和静如分隔的不只是地域,还有时空,多少有些遗憾,他盘膝安坐着,面带微笑说道:“两位要杀我那就请便,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我心安然,落叶归土。”看了两人一眼,徐皓月又问道:“临死前,我有最后一个问题,这是什么年代?”

那土娃子见徐皓月也不逃走也不反抗,更不呼救,心中大奇,听了徐皓月的问话,随口答道:“你问的是年号吧,今年是大唐保大十三年,问完了安心上路吧!”

大唐保大十三年?这是谁的年号,唐朝的皇帝有用过这个年号的么?唐朝不是号称太平盛世的么?怎么官家的兵士如此凶恶,到好像土匪强盗一般。想到这徐皓月暗骂自己糊涂,自己都是要死的人了,是什么皇帝的年号,唐朝治安好不好关自己什么事呢?当下嘲弄的一笑说道:“问完了,请动手吧。”说完缓缓闭上眼睛,口中念起静如临死前念过的十诫诗来:“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那张大哥听了徐浩月念的诗句,面有狐疑之色,举起的长刀久久没有砍下,土娃子面上一抽,奈不住性子,大喝一声举起长刀照着徐皓月的脖子狠狠的砍了下去。

徐皓月听得风声,心中安详,只等着身首分离的一刻到来,却听一声清脆悦耳的金属撞击之声响起,想象中的死亡没有降临,徐皓月睁开眼望去,却见是那张大哥伸出自己的长刀架住土娃子的长刀,两刀相撞之后,刀身兀自震颤不已,看得出土娃子这一刀力道真的不小,真是想一刀斩下自己的头颅来。

土娃子甚是疑惑,侧头奇道:“张大哥,你拦我作甚?”

那张大哥嘿了一声沉声说道:“土娃子,这厮怕是杀不得。”

“为何杀不得?”土娃子大奇,张大哥长刀指着徐皓月的头说道:“你看他头发短浅,像不像和尚?”徐皓月十多天前倒是理过一次头发,弄了个光头的发型,希望剃发明志,一定要完成静如的遗愿,如今十多天过去头发长出来了一些,但还是很短。

土娃子听了,长刀慢慢垂下说道:“张大哥他若是和尚,怎么不穿僧袍?”

张大哥长刀回转,还刀入鞘:“听闻中原周朝那边勒令佛门中人还俗,僧侣多有南逃,此人或许便是从那边逃过来的,听他还能念几句诗文,我虽然听不明白,但觉得大有佛理,而且你看他盘膝坦然受死,哪像常人那样害怕?只有佛门出家人看破生死的才有这份胆气。”

“说得倒像,可他怎么不说他是和尚呢?”土娃子也收起刀来接着说道:“如果真是出家人,咱俩都是信佛的,还真是不能杀了。”

徐皓月瞪大了眼睛,想不到自己临死前念了几句静如喜爱的诗句,反倒让两人误会了,两人不杀自己,难道要自己在这古代继续受苦么?当下他急忙说道:“两位误会了,我不是什么和尚,我一心求死,还请两位快些动手!”

土娃子和那张大哥对望一眼,都觉得此人不可思议,蝼蚁尚且偷生,他为何一心要求死?张大哥沉声说道:“土娃子,此人一定是出家人,佛门有戒律,不得随意自残身体,他是想借我俩之手了结自己性命,不然的话求死还不容易?为何偏偏要我俩杀他?”

土娃子点点头附和道:“张大哥说得对,我差点杀了个出家人,死后一定会堕入阿鼻地狱的。这人处处透着古怪,我们还是快走吧。”

见两人要走,徐皓月急忙站起身说道:“两位不能走,要走还请杀了我再走。”

张大哥皱眉说道:“真是个疯和尚,土娃子走吧,咱们接着巡守,还有十几里路要走。”说完两人扔下哭笑不得的徐皓月扬长而去。

想死却没死成,徐浩月不禁悲从中来,要说自杀他又不愿意,这样是违背了他对静如的承诺,因为他答应过静如,要带她走遍中国的名山大川。没有死成,徐浩月呆站了一会儿,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他转身打算继续寻找自己的钱包。昨晚他起来的时候,除了钱包和香囊之外,身上没带其他东西,就连手机也被他仍在帐篷里,此刻用身无长物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

“后生,你是北边逃过来的和尚?”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徐浩月循声望去,只见刚才